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肖根】The Way U Are<04>

这都期末复习了我竟然还在更_(:з」∠)_

可能到时候真的考试周会暂停一下吧_(:з」∠)_我试一下争取在考试之前fin_(:з」∠)_

并不知道我都写了些啥┑( ̄Д  ̄)┍

----------------------------------------------

04、

“嘿,你看。”Root刚刚踏进门就和Shaw撞了个满怀,对方兴奋非常地把一张告示塞进了Root的手里。

Root展开被捏得有些皱的纸,不知公司还要搞多少次这种闹腾的花样,弄得彼此和气尽失。几年下来,虽然表面的评比过程顺风顺水,但私下里各自用了多少心思,Root多少都心知肚明一些。对评委的贿赂——的确是各种意义上的,同行之间的算计,Root向来都不怎么上心,因此每次也都是表现平平,并不引人注意。

这次新来的那个看上去不好惹的化妆师看上去还真的有两下子,她很可能要帮她的模特把展示年度设计的机会抢到手了。自打Shaw听到了这个说法,不知怎的被勾起了兴趣:“好啊,来试试看。”

“Sameen,不用在意这些的。”

“没关系,有我在不用担心——我打赌你从没真正参与过,我说行就行。”Shaw自信地拍了拍胸脯。

Shaw口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接通电话听了一阵,捏了捏皱起的眉头。

“Miss Shaw,你回来之后需要做一个会议报告,请不要忘记提前准备一下。”

“好,我知道了。”

“Sameen?”

“没什么,主管的电话会议汇报工作什么的最让人头疼了——你知道的。”Shaw闷闷地把手机丢进口袋。

Root若有所思地整了整胸前的项链吊坠。

 

当Root的东西再一次乱成一团的时候,Shaw终于觉得忍无可忍,只是这次的状况变本加厉——地上躺着一只香水瓶碎裂的尸体,整整一瓶香水洒出来,渗进了桌椅的缝隙,过于浓烈的气味重得让常年在化妆品柜台的Shaw也捂起了鼻子。

“看来她们还真是玩不厌了啊。”Shaw把一袋子碎片碎玻璃重重地抛进垃圾桶里。

“Sameen别激动,大不了这次算了。”

“不行,这不是奖项的问题的问题,竟然在我不在的时候欺负我的模特!”Shaw翻着自己的包,把备用的一样一样拍在桌上。

Shaw的回答让Root一时间无言以对,怔了好一会儿才开口:“对了,Sameen 你什么时候……”

“一个多星期吧。”Shaw的注意力明显不在这一点上,她还在生气,显然的。

“那这次我们或许可以……”Root咬着吸管,“我相信你会有办法的。”她挤出了一个带着努力设计的笑。

Shaw揉着太阳穴翻了一会儿杂志,一本一本地甩手丢到一边,成了厚厚的一摞:“但愿,但是这事儿不能就这么算了。等结束了有她们好看。”

 

Shaw倚着后台的门听着门缝里传来舞台上喧闹的音乐,疲惫地揉了揉耳朵,灯光散发的凛冽刺眼的寒意几乎要劈开门照穿一片凌乱的化妆室。

门被从另一侧打开的时候,Shaw愣了好几秒钟才一下子跳出去老远。

“怎么样?”

Root紧绷着脸自言自语了一句:“还好没摔倒。”便摇摇晃晃地走了几步,抓住Shaw的手臂向前一扑,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在了她的手臂上。Shaw赶紧把另一只手里的果汁杯子抛进最近的一个垃圾桶里。Shaw被手臂上的重量带得向前倾了倾,低头冷不丁瞥见了Root的脚。

“怎么回事?你先坐下别动。”Shaw赶紧蹲下去,“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Root黑色镂空鞋子上的一朵黑纱连同一根带子被整个掀了起来,很细的鞋跟张开了几条细小的裂缝。

“没伤到脚吧?”Shaw一把拽掉那只鞋子。

Root没有说话,皱着眉转动了几下脚踝。

“可能是扭到了,现在还看不出来,不知道会不会肿……”Shaw转身到Root的柜子里找了一双跟不算高的靴子,“先穿这个吧,还能走路吗?”

“Sameen,我没事的。”

“那可不行,还有两天你怎么办。”

当晚,Shaw一路上都让Root搭着自己,并把她按在餐厅座位里,自己飞奔去最近的药店买了膏药。

Shaw努力配合着Root蹒跚的步子,她自然无意去刺探Root的住址,回到自己住处花了平时三倍的时间。

Shaw因为膏药刺鼻的气味皱起了眉。

“Sameen,我很喜欢你当医生呢。”

Shaw上药的动作听了听:“别乱动,今天你就在这里。”

 

Shaw一脚重重踢开化妆室的门,勾着那只损坏的鞋子。

“咳咳,姑娘们,我有件事想和你们说一下。”Shaw沉着脸挑了挑眉,“如果再出现这种事,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

Shaw把鞋子“嗒”地一声搁在门口的地上,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

 

“没什么,我就是警告她们一下。”Shaw一边撕膏药一边轻描淡写地汇报,“好点了没。”

“Sameen,谢谢你。”

“别提。”

Shaw忽然想起了什么一样:“那帮人应该没那么容易作罢,所以——我大概只能一直在旁边看着了。”

“不用这么麻烦的……”

“那怎么行,万一她们又对你怎么样了。”

Shaw甩了甩头,一绺碎发从橡皮筋箍成的圈里跑了出来,Root坐在沙发里往前倾,伸手把它拨到了Shaw的耳后,令人不易察觉地牵起了嘴角。


评论(2)

热度(32)

  1. JFM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