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Breakfast above All

我又来扔莫名其妙的没啥味儿的小糖饼咯~ 这大概是开学之前最后一块糖饼了QUQ

关于111日常细节的无责任脑补以及后续 老李真是战损状态都不忘撩老板呐XD

-----------------------------------

<Breakfast above All>

“我说了很多次了,Mr. Reese,你还不能起来走动。”

虽然Finch把整张脸都埋在显示器后面,但相比起平时显然多了滔天的唠叨,每每Reese试图离开沙发去够一边的拐杖,他都会急匆匆地想要站起来加以制止。

在Trask先生负责的那栋房子里一场带着拐杖的不大的打斗,显然对Reese的伤口愈合没有什么好处,Finch固执地花了不少功夫勒令Reese和他一起去重新拜访了那位收了好处的医生——尽管Reese常常念叨这没什么必要。

“嘿,先生,我真的很感谢您的帮忙,现在我是一名真正的医生了。如果以后还有这类要我帮忙的事情,请随时来找我……”医生剃了胡须精神了不少,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您的伴侣看起来恢复得不错。”

“请不要再说了,我更希望您当作没见过我们。”Finch咳了一声。

 

住在Trask先生的公寓的几天里,Finch禁止了Reese一切不必要的活动,从出门买早餐到挪动这个临时的“家”的任何物品。这里显然比Reese那个简单的小公寓好太多,楼下那一簇醒目的花至少是个短时间内好心情的保证。

也许下次Trask先生来修东西的时候可以再多寒暄几句,问问他那些花长得如何,然后向他要一支来——买也行。Reese这么打算。

Finch微微地喘着气,把箱子里的工作电脑、书本、手机一件一件地摆放在桌上,期间不时停下来捶两下自己的脊背,他仔细地把多余的电线绕成圈扎好,拖了一张椅子坐下来。

Reese在床边的轮椅里敲打着扶手,视线肆无忌惮地落在Finch身影的轮廓上,等到撞上Finch的目光,他便盯着那一张因为一番忙碌而冒出细密汗珠的发红的脸,满怀歉意地耸耸肩。

“这并不麻烦,Mr. Reese,请你安心养伤,号码可是不会等人的。”

 

早上的街道喧闹得很,路边摊位上的伙计提高了嗓子愉快地招呼着客人。

“煎绿茶,加一块糖,谢谢。”

“我想您应该不是往日每天来买煎绿茶的那位先生。”

“我的朋友受伤了。”

“噢,请替我向他问好。”伙计拿掉了帽子神秘兮兮地凑近Finch,“要知道,这儿不少女常客都可记挂着他呢。”

“谢谢您的关心,再见。”Finch匆忙向对方掌心塞了一张纸钞,“不用找钱了。”

“先生!祝您今天过得愉快!”伙计满心欢喜地把崭新的纸钞塞进盒子里,拖长了声音。

 

“Mr. Reese。”Finch看见Reese开始盯着贴满照片和资料的小半面墙沉思,“这些都是你做的?”

“至少我得做点儿什么,Finch,现在我能活动了。”

Finch把甜甜圈盒子放在桌上,皱着眉没有说话。

“我可以和午饭一起将就的,你不用……”

“那可不行,忽略早餐不利于你的健康……”

在Finch发表滔滔不绝的科学理论之前,Reese及时拿起一个甜甜圈递了过去,趁机用指甲盖蹭了蹭Finch的手指。

Finch鼓着腮帮子却又想要去舔手指的样子可真要命。

Reese的工作被削减得只剩举着相机对着窗外侦查,Finch包揽了一切跟踪和潜入号码家中的任务,这让Reese多少有些无聊。

“我说过了,Mr. Reese,你应该用那个坐垫,对你有好处。”

Reese瞥了一眼那个软绵绵的圆形物体,转而开始了一天之内的第二次擦枪。

“这可不行,Finch,我总的为你做点儿什么,作为补偿。”

“Mr. Reese,请不要再这么说……”

“一个星期的早餐怎么样?不重样的。”

“那么我期待你的作品。”

作品?把早餐称作“作品”,这可真Finch。

 

时至傍晚。别家窗户里的灯亮得稀疏,Trask先生浇完了他的花已经上楼。Finch把晚餐盒子耐心地叠好收进塑料袋,堆在墙角。

“Mr. Reese,抱歉,我只能帮忙到这儿了。”Finch轻轻掩上了浴室的门,“需要拿什么东西请叫我,小心你的枪伤。”

Reese脑海里忽然冒出了恶作剧的念头,他不动声色地靠在了门板上。

“我并不介意,真的。”

“不过Finch,能帮我再多拿一条毛巾吗?”

门被推开了一条缝,一只手抓着毛巾伸进来,然后迅速缩了回去。

“Mr. Reese,有事请随时联系我,这是那位医生的电话,伤口有问题请一定及时找他,我能保证他的可靠性。”

Finch已经把他的东西收拾得几近完美,除了一台工作电脑之外,这里看不出有任何别人来过的痕迹。Reese擦着凌乱的灰发,咕哝着应了一声。

“另外,Mr. Reese,一个星期的早餐,这是不是太……”

“噢,Harold,一点儿也不。”Reese勾了勾唇角。

“我可是见过你扮医生的样子了。”

 

看到Finch微微颤抖的手,听到那一声低低的“good”,Reese忽然有些后悔把那把枪交到他手里了。

“这间公寓该怎么处置?”

“我想我们可以把它留给有需要的人,Mr. Reese。我想我会找到可靠的买主的。”

“我们还可以在这里留一小段时间。”

“我想是的。”

“明天我来做饭。”

“Mr. Reese……”

“抱歉我得坦白,我的厨艺的确不如蓝带厨师——鉴于你已经去那儿体验过了。”

 

“这实在太不隆重了。这儿既没有高脚杯也没有香薰蜡烛,甚至没有什么好看的碗和盘子。”Reese没有穿西装,歪歪斜斜地单手倚着拐杖,含糊不清地抱怨。

“看来应该感谢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不吃方便食品和外卖的机会,Mr. Reese。”Finch嗅着新鲜温热的奶油香味,吸了吸鼻子。

Reese拿起手边盛着红酒的普通马克杯,碰了碰Finch的:“但愿你能享受为数不多的喝酒的机会。”

杯子碰撞的声音很清脆,Reese悠闲地用手指轮流抚过桌面,随后起身去客厅拿了什么东西。

“问Trask先生要来的一点儿礼物,他感谢我们帮助了Lily。”一朵鲜艳欲滴的玫瑰被举到Finch眼前,“当然不如你给那位医生的多。”

“Mr. Reese,你给我这个,难道不担心我会有什么误解?”

“我可没有说你误解了。”

 

Reese借着洗碗的叮叮当当的声音愉快地吹起了口哨,直到Finch轻敲了几下厨房的门框。

“你喝酒了。”Reese关掉水龙头转过身。

“这里只有一个房间,单人的。”

“我可以在轮椅上将就一晚上。”

“那对你的身体一点好处都没有,Mr. Reese。”

“还有地板,或者沙发。”

Finch多搬了一张凳子回房间,用来安放他昂贵的西装,带着歉意把备用的枕头和被子一股脑全塞给了Reese。

“晚安,Finch。”

“晚安,Mr. Reese。”

Reese在沙发上惬意地伸直了腿,看门缝里漏出的那一丝微弱的光亮“啪”地一声熄灭,借着客厅里仅剩的一盏灯的亮光,他看见那朵玫瑰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安置在了一个临时的瓶子里,半瓶水安静地折射着暖黄的灯光,安静地立在茶几上。

 

在自己的小公寓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塞好蓝牙耳机,洗漱完毕,手机意料之中地震动起来。Reese关小了灶台的火,愉快地点了点耳机的开关。

“早上好,Finch。”

“早上好,Mr. Reese,抱歉这么早打扰你,今天暂时没有号码,希望你多休息一会儿,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Reese靠着不大的料理台的边缘,在围裙上抹了抹手指。

 

“Mr. Reese,我说过今天没有号码的。”听见门口的脚步声,Finch有些惊讶地抬头。

“说好的早餐——希望这会儿你还没有吃过甜甜圈。”Reese放下捧在手里的保温盒子,“现在的温度应该刚好。”为了缓解自家老板的尴尬,Reese把目光投向了别处,不由得挑起眉毛。

哦,一支玫瑰。只不过换了一个精致得多的细颈花瓶。

在打开保温盒的时候,Finch暗自祈祷着眼前不要出现一个心形的煎蛋之类的东西。

-------------------FIN-----------------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