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ap Time

一次失败的诈尸/复健 七夕了总该诈尸一下即使随手码一个糖段子也好w

肥肠短肥肠清水 老生常谈碎碎念的无聊日常 别认真随便吃吃【弃车逃跑ing

大家七夕快乐~有对象的和对象过 没对象的和想象中的对象过嘞~晚安w

------------------------------------------

“虽然只是短暂的午休,但这样的姿势长期下来也不利于放松你的腰背。”

Finch用余光看着打盹的Reese,坐在扶手椅里,模仿他的样子把脖子往后仰去,骨头轻微颤抖的动静让他僵成一个怪异的角度,花了点儿力气才恢复原样,同时把嘴边的话丢到了脑后。

Reese午睡的姿势和大多数人不太一样,虽然沙发的长度足够他半躺下来伸直他让人羡慕的长腿,但Reese从来没有这么做过,他只是严格地占据沙发上只够一个人正襟危坐的区域,抱着手臂,头向后仰,有的时候蹭着沙发靠背往下滑一些,后脑勺便枕在了上面。这时候Reese下颌和脖颈的线条拉得很修长,喉结偶尔会有动静,衬衫的领口是敞开的,没有挡住窗外全部的光线,经过窗玻璃的过滤,没不剩多少威力的阳光只是让Reese雕塑一般的轮廓柔和了一些。

如果擅长画画就好了,不过以自己对美术的了解,下次试试也未尝不可。

Finch扶了扶他度数不算低的黑框眼镜。

 

今天尽职过度的员工工作效率高得出奇,中午Reese脚步潇洒地在Finch的桌上搁下外卖午餐盒,挂好外套毫不在意地露出歪了的衬衫领口的时候,Finch吃惊不小。

“Mr. Reese,感谢你给我带午餐…看来今天的炸弹客很好解决。”Finch赶在Reese绕道自己身边之前关掉了监控画面。

“你这么说就是小看我了,boss。”

Finch已经为这个日期头疼了有些天,甚至有意无意地问起Reese“有没有去过中国执行任务”,当然,无论是以Finch对员工的了解程度,还是炸弹客少得可怜的在中国的经历,这都是一个完全没有必要的问题。

“当然。”Reese犹豫片刻,把后半句“为什么要问这个”咽了回去。

 

现在的人似乎非常善于抓住任何一个可以谈情说爱的表白机会,唐人街的每家店里都多了点儿什么,Reese没打算把这背后的传说来历放在心上,靠着路边停下车,坐在里面挠了许久的下巴。

像看见了金主一样,柜台后面的年轻姑娘见来了位独自一人买礼物的高品质客人,笑得前所未有地灿烂。许多怯生生的试探的目光密密麻麻钉满Reese的后背,他只得耸耸肩,勾起一侧的嘴角露出一副“没看出我是来给我家那位买礼物的吗”的样子。

 

Finch远远看着Reese偶尔抖动的眼睑和睫毛,有好几次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在打盹,似乎只要一旦盯着他的时间稍微长一些,Reese安静到像画一样的五官都会小幅度地颤动一下,似乎下一秒就要醒过来。

“Mr. Reese,虽然只是短暂的午休,但这样的姿势长期下来也不利于放松你的腰背。”随着一声悠长懒散的呼吸,Finch第三次抬起头的时候撞上了Reese比光束里的微尘还要软的目光,慌忙找了句还算像样的开场白。

“Finch,你也好不到哪里去。”Reese站起来,伸手似乎是在征得Finch的同意。

Finch耸耸肩表示默认,才发现自己在放空的片刻里因为始终保持着一个姿势,后颈针刺一般酸痛起来。

“May I?” Reese指尖点了点Finch的脖颈被过分严整的衬衫领口勒出的浅浅的痕迹。

“你不需要征求我的意见,Mr. Reese。”Finch本来就没有指望自己的员工能够一本正经循规蹈矩。

“Mr. Reese,那是什么?”Finch在椅子里坐直了些才注意到显示屏背后的桌面上伏着的一团阴影。

“我今天回来走的唐人街。”Reese利索地单手解开了Finch衬衫的第一颗扣子,拇指从衣领的缝隙里伸进去轻轻按他后颈的凹陷,“入乡随俗。”

Finch往前欠了欠身,想要站起来伸出手臂去够,被Reese捏了一把肩膀。

“等一下再看好了。”

Reese带着枪茧的手指让Finch觉得有点儿痒,他吸了一下鼻子捉住一丝隐约的勿忘我香味,陷进椅子里,微微闭上眼睛。

 

Finch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打盹,又似乎不是。

除了一层很薄的枪茧,Finch完全无法想象那是一双多年和武器打交道的手,他曾经在Bear的带领下偷偷打开隐藏在书架背后的柜子,接触过那些沉重冰冷的东西。

捏住方向盘时突出的骨节、拉响枪栓时凌厉的速度,这些大概是在一瞬间消失殆尽的,像Finch见识过的Reese掖被角的动作,也像大多数早上盛着煎绿茶的温热纸杯落在桌上的力度,他好几次都自作聪明地在心里感叹自家员工的用心——甚至是过度的,比如某一次午休抬头的之后,重新戴上眼睛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了点儿什么,却暗自惊讶刚才怎么完全没有察觉。

似乎只有在涉及他的时候Reese才会那么小心。

大概是不想打搅Finch的小憩,Reese把询问力度的念头全都放在了手上动作的犹豫里,小心翼翼地捏他的肩。恰到好处的暖意在脊背蔓延,Finch终于在舒适得有些过分的节奏里迷糊起来。

 

“Mr. Reese!”Finch抖着肩膀打了个激灵,脖子裸露的皮肤抵上了Reese温热的手背,“抱歉我睡着了…请问你刚才是一直这样吗?”

“你该照顾一下你的脖子,boss。”Reese直起身,从Finch的脖子和椅背之间的空隙里抽出右手,“午休的话还是沙发比较合适。”

Finch咕哝了一声算是表示赞同,今天自家员工出奇地循规蹈矩,没有指尖在领口的停留,没有变换角度时故意略过耳垂的手指,甚至没有以往经常把他的耳廓熏得泛红的呼气,和迷迷糊糊间落在脸颊、发旋、太阳穴或者唇角的,稍高一些的温度。

Finch甚至有点失望。

“Finch?我做错了什么吗?”

Finch感叹着自己从来都不善于在自家员工面前完美地抑制自己的表情,明智地选择不去直视Reese泛着雾气的绿眼睛:“Mr. Reese,请不要对自己如此缺乏信心,我只是在想…额,很抱歉我没有出门,所以没有给你……”

Finch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几分。

糟糕,他开始结巴了,这可不是个好信号。

 

Finch断断续续的东拉西扯被理所当然地堵了回去。

“如果你还想要点儿别的,Harold,我很乐意。”Reese指了指斜躺在桌上的小巧花束,没顾得上自己唇边残留的光亮,扬起嘴角丢给Finch一个灿烂而实在的露齿的笑容。

盯着Reese眨动的眼睛,Finch觉得自己又脸红了。

 

“Mr. Reese,因为今天是特殊的节日吗?”Finch终于没忍住问出口,食指搭在领带结凹陷的地方停住,不知该扯松还是整好。

“不,今天是每一天。”

Reese一把捞起Finch的腰,把他拽离了原来的座位,伸手拿走键盘旁边的手机,拉开木头柜子的抽屉,把Finch的手机连同自己的丢了进去,缓缓合上。

-----------------FIN---------------------

评论(1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