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All about Reality

大大小小的考试终于全都结束 但我还在外面做一个比赛的初审 所以这是我在宾馆随手码的段子 不要嫌弃我反射弧辣么长_(:з」∠)_

这么久过去了总该有个交代 一个没啥意义的复健_(:з」∠)_我不是故意这么简单草率的 这是真的很想让他们在一起【sigh】好像把那幅美好的画面写崩了我的错o(╯□╰)o 选择性忽略最后一分钟_(:з」∠)_

老李那绝对是表白啊 那就真的让他表白一次吧XD

------------------------------------------

<All about Reality>

All about Reality

【POI·RF】

 

这句话不在台本里面。

Finch是个挺较真的人,陌生的句子传进耳朵里,他恍神了半晌,不知道是不是应该按照台本继续念下去。

“Cut!”

似乎Finch这个混杂着伤感和茫然的表情效果意外地好。

 

“Mr. Reese,我想ICE-NINE造成的影响会是不可估量的。”

“所以?”

“所以说,我无法预计The Machine以后的情况到底会如何,”Finch仔细端详着黑色手提箱上的弹孔,“这很可能是我们收到的最后一个号码。”

Finch的声音放轻了但是很平稳,惯常的偏冷音色:“Mr. Reese,尽管我知道你可能不会同意,我想这次可能需要我们一同合作,应对一些…危险的情况。”

Reese终于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

“Mr. Reese,如果这真的是最后一个号码……”Finch慢吞吞地打理着他那条金色的领带,手指抖得不轻。

“以后的事应该以后再说。”Reese在拉枪栓的瞬间表情还是冷峻的,只是向Finch丢去一个放软了一些的眼神,“不过至少,你不能再用这种称呼员工的方法叫我了。”

 

这个号码看起来太过稀松平常,即使在以往的任务里也是不太常见的事情。

不知怎的,在排演的时候,那位高个子先生面对的竟是真枪实弹,凭借优越的自身条件挤进了替身队伍的Reese及时发现了这一点,接着在片场便发生了一次有关道具资费的小小风波,原先的高个子先生和他的同伴。经过了另一对高个子先生和他的同伴的劝说,编了个天衣无缝的谎话离开,尽管看上去有些沮丧,毕竟这种惊险刺激的戏码,不是每次都会有份的。

Reese更加敏捷的身手和Finch以假乱真的悲戚表情显然赢得了大多数在场人员的赞赏,甚至有人试图与他们直接签约。

哦不,用“以假乱真”这个词来形容大概不大合适。五年多里Reese很少见到Finch摆出这样的表情,尽管通过这些年的工作他有信心认为Finch扮成任何人都游刃有余,但这不一样。

眉头将蹙未蹙,目光茫然又坚定——即使在短暂的休整时间里也是如此。

“Harold?”Reese的理智告诉他现在最好别贸然做出一些太过亲密的举动,即使是Finch平日里已经习以为常的。Reese只是走近了一点儿,一边啜着这一天的第三杯浓缩咖啡,一边偏过眼睛朝Finch偷瞟了几眼。

“啊…Mr. Reese,真是抱歉,我大概只是还没回过神来。”

 

谁都不知道下一个号码会在什么时候跳出来,现在有没有可能跳出来都是个未知数,不管怎样Reese都觉得欣慰,任何一种情况都会允许他留在Finch身边的。

Reese背过身去两手按着太阳穴低低地念叨了一句什么。

“Mr. Reese?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不,只是刚刚楼顶的阳光过头了。”Reese自顾自地摘走Finch的帽子象征性地盖着脸挡了一会儿,见Finch没有拿回去的意思,Reese只能小心翼翼地把礼帽扣回了Finch的头上,捏了捏帽檐。

Reese用手指掸掉西装前襟的灰尘之后才靠过去拢住Finch的肩膀。

“那么一会儿见。”

在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次的时候,总该说点儿什么,台本以外的,只属于他的Finch的东西。

 

Finch到底有多不待见武器呢?即使远远听着另一栋楼顶模糊而密集的虚假枪声,他也觉得心惊肉跳——当然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枪声往往意味着那个他在乎的人又心甘情愿地陷入了某场危险之中。

大概连迫不得已或一时冲动而拿起了枪的那几次,其后的PTSD可要比以往绑架事件过后要严重得多——并不是深水炸弹和散步可以治愈的那种。

Finch强迫自己别去太多想,按照剧本把打开的空箱子丢在地上,努力着想要看清远处楼顶Reese的表情,声音颤抖起来。

 

“Pay you back all at once, that’s the way I like it.”

 

即使戴了眼镜,那么远的距离还是没法让Finch彻底看清楚另一栋楼的楼顶。Reese大概是在笑着,低低的轻缓气声包裹着Finch几乎让他忘掉了周围的其他东西。

“Goodbye.” Reese食指点了点塞在耳朵里的耳麦,空气嚣张的躁动一下子灌进Finch的耳朵里,把他拉回了现实。到了Finch该往回走的时候,他费劲地拉开铁门愣了两秒钟,用力捏了捏门上的铁链,几块红印随着冰冷的触感出现在掌心,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把铁门留了一条缝。

Reese北湖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沉下去,直到完全消失在楼顶平台的矮墙后面。

Finch很忐忑,他担心刚才自己两秒的迟疑会影响了整场戏的效果,他可不愿意再接受一次比模拟还痛苦的过程,然而事实证明,这是有一个令人惊喜的细节。

 

“Mr. Reese!你还好吗?” 一声“Cut”之后Finch一秒钟都没有耽搁搭乘离自己最近的一部货梯匆匆来到了地面,用了些力气攥住Reese的衣襟,掀开布满弹孔的外套——而上一次Reese这么做的时候,下一秒就开始担心自己的唐突了。

“放松,Harold,演戏而已。”似乎只有Reese的声音能让Finch笃定下来。

这一切暂且还都不是真的,幸好。Reese抓住Finch的袖口又放下,向四周环顾了一圈,迈开大步连拖带拽地把Finch带离了人群。

“Mr. Reese?”

“我才猜你也觉得那儿太挤,闷得慌。”

下一秒钟Finch的视线便被宽阔的肩膀挡住,呼吸的余地陡然变小了许多,Reese多使了点劲把Finch拉向自己,低下头下巴抵着Finch肩上柔软的布料。Finch的鼻尖将要撞向Reese的肩膀,他仰着脖子凑上去,顾不得整理被挤歪了的眼镜,灯光在他的视野里一片模糊,墙角常年阴湿的气味钻进他的鼻子。

Reese像怕丢了似的紧紧箍着Finch的背,鼻子呼出的热气一丝丝地钻进Finch衣料的缝隙里。

 

“Finch?Finch!”Finch自己对称呼倒是没有那么在意,实际上Reese叫他”Mr. Finch” 的次数少得可以用一只手数过来——当然,某些特殊的时候除外,Finch曾经一直试图将那些时刻视作“员工的额外福利”。

Finch一直在发呆失神,直到Reese的手指第无数次从玻璃台面的另一端慢慢蹭过来,而之前Reese在Finch的坚持要求之下才没有在他身边直接坐下。

“Eggs Benedict?”

Finch没有回答Reese的问句,直接把菜单飞快地推出去又缩回了手,甚至没有像最初一次那样在上面有意无意地敲两下。

“今天没有号码,Mr. Reese。”Reese打开菜单的时候,Finch忽然没来由地说了一句。

“Finch,才第一天。”Reese五指指尖轮流敲了几回菜单上覆着的塑料薄膜,伸过去碰了碰Finch的指甲然后停住,再一点一点爬上去,牵住他的手指前端。

看来这里的店主和客人都或多或少有些偏执,几年过去店铺也没有搬迁或者改造,而这两位主顾也从来都是这里的常客,火腿蛋松饼搭配橙汁,眼镜儿对面的大个子通常只是安静地看着,在早晨不太强烈的太阳光里愉快地眯起眼睛,好像外面整条喧哗的街上的一切与他全不相干似的,偶尔会要一杯浓缩咖啡。

高个子先生的笑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深,表面上看起来却是更加云淡风轻的样子,而稍矮一些的眼镜儿先生,虽然从衣着打扮看出也许境遇比以前差了一些,但整个人倒是明朗了不少。

早上生意繁忙的时候,店主亲自包揽了打包的工作,他仔细地把手擦干净,给两位先生打包了一盒不同口味的甜甜圈,寻思着要去说点什么好听的祝福。

 

“Harold,如果我这几天做错或者说错了什么,我很抱歉。”

“这不是你的错,Mr. Reese,只是…”Finch局促地推了一下眼镜,“那句话……不在台本上。”

“没错,那是只说给你听的。”

“John,你以后不许再说那样的话了。”

“那你能允许我换种方法说吗?”

“什么?”

“I love you.” 

-------------------FIN

真是没啥意义的复健啊 复健完也没想好接下来要开什么坑_(:з」∠)_【sigh again_(:з」∠)_】

评论(4)

热度(34)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
    甜蜜的告白,嗷嗷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