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Safe Haven

依旧是短而毫无逻辑的糖段子 我觉得我还能抢救一下 513之前最后的RF 压线产糖XDDD

【喂说句I love you有那么难吗!【好像的确挺难的囧

我怕我明天就萎掉了QAQ 躺平等死_(:з」∠)_嘤

Tomorrow is another day.希望你们今晚能睡个好觉w

----------------------------------------------

<Safe Haven>

“Harold!你在干什么?”

楼道里的空间不是很大,当手里搬了东西的时候,显然只够一个人通过了,Reese还是扛着箱子,在楼梯上方艰难地侧过半个身子,看到了楼梯拐角的地方,Finch搬了一个箱子摇晃着往上走。Reese大踏步跨上楼去放下了手里的东西,折回去抢过Finch怀里的纸箱。

“说过了你别拿东西,在楼下等我就好的。”

纸箱的一个角在Finch挽起衬衫袖口露出的小臂上压出两条红痕,他僵在两段阶梯之间的平台上,从箱子后面露出半张脸,眼镜因为鼻梁上的薄汗下滑了一点点。Finch不穿马甲的样子可是不多见的。

Reese单手圈住Finch手里的箱子,另一只手在Finch手臂被压出红痕上磨了磨。

“可是Mr. Reese,这是我们…住的地方。”Finch犹豫了一会儿,“我们”这个词才连同轻微的喘气从他唇齿之间冒出来,“至少我该做点儿什么。”

“不,你不用。”Reese抓住那一串钥匙叮当作响的多余部分让它们安静下来,把Finch拉到自己身后,“这里本来就是你的。”

 

“作了一些改动之后你大概会觉得需要通风。”Reese自言自语地解释了一句,走远几步把原本大开的窗户关上了一些,拉上窗帘遮光的那一层,挡去了一部分略显刺眼的光线。室内的空气里还残留着少许新打磨过的木料的香味,一组不大的书柜立在一侧床头柜旁边,显然有一侧的床头柜是新添置的。

Reese尽心尽职地叫了卡车首先运完了大部分的物品,但有些东西大概是Finch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交给货车车厢的,比如他大部分的各类西装和几套小巧低调的茶具,还有一些实在珍贵的初版书。

“抱歉,没有更多的地方放下更大的书柜了。”Reese稍稍伸长手臂就可以够到书柜的顶端,等到最高的一层渐渐排满,他蹲下身从床底下拖出几个多余的空箱子。

“没关系,Mr. Reese,”Finch抱着两本书递给蹲在箱子前面的Reese,转身去倒了一杯凉水,“放不下的书可以先存放在图书馆。”

Finch的反追踪技术一点儿也不差,毕竟连Reese也总是会跟丢他,但在不止一次的绑架事件过后,Reese软磨硬泡地说服Finch搬来了自己家里——显然Finch不会愿意透露自己的住址的。

“以后我们不能再随便分开了。”那时候Reese其实没有想太多,不由分说地架住Finch的手臂,当然也没有太多考虑这句话有什么尴尬的地方。

 

Reese撑了一把身后的地面站起来,往Finch靠近了一步,手掌抵住Finch身体一侧的桌子边缘,喉结上下滑动了一次,愣住几秒又退回去抹了一把鬓角的汗珠:“抱歉。”

“不过你确实可以先考虑一下睡哪一边。”Reese重新晚好滑下来的衬衫袖口,朝Finch丢了一个浅笑,抱着装有茶具的箱子往厨房去。

 

虽然鬓角冒出了越来越多的细碎的白头发把Reese的发色染得发灰,他布置家居的效率依然高得惊人,当然Finch近乎偏执的整理习惯也理应占去相当一部分的功劳,看着Reese来回穿梭的,被微微汗湿的衬衫勾勒出好看肩胛骨的背影,Finch依然觉得有些过意不去,他靠在书柜边上,一边寻思要选哪一本当成睡前读物——他的确需要一点儿额外的帮助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被那样一双眼睛牢牢盯住那是见鬼了才会冒出睡意的。

不过,他的这位员工因为今天的辛苦显然值得一些小小的奖励,Finch三心二意起来。

两个人布置屋子的默契程度令Finch出乎意料,到了下午早些时候,他的搬家过程已经算是告一段落。Reese打开全部的窗户通了会儿风,瓦楞纸箱子的味道已经散得差不多了。

今天的天气实在是好,光线充足的同时也有微凉的风,整个房间都分外敞亮,但这些明晃晃的落地窗对于常年深居简出的Finch来说显得有些太大了。Reese又抹了一把快要从发梢落下来的一滴汗珠,在跑出裤腰的衬衫下摆上擦了擦,走过去把每一块窗帘都拉上一小半,回头笑得牙齿亮晶晶的。

“随时欢迎检查,boss。”Reese脱掉衬衫甩在肩上,大摇大摆走向浴室,从门后面探出头,“当然,如果你要添置什么东西的话,只能等一会儿了。”

“不过我随时听候差遣——如果你愿意考虑一下晚餐的内容的话。”

Reese经常那样笑,露出一小块面积的晶亮的牙齿,翘起的嘴角的弧度让他的笑容看上去没那么单纯,嘴角后面浅浅的括号形凹陷会让人忍不住伸手想摸。Reese偶尔会把这些当成与号码们套近乎的小小伎俩,屡试不爽。

Reese对自己笑的时候,虽然看商务也是那样的,但一定有些地方不一样,尽管显得肆无忌惮而一些,却修不到任何一点儿虚假的意味。

 

在超级市场采购对于Finch来说大概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他仰着脖子去看上层货架上的果酱,直到Reese推着一辆咔啦作响的手推车走过来,拿了一小罐蓝莓酱丢进购物车里。

“葡萄汁做的甜味剂,请控制一下糖的摄入量,Finch。”Reese并没有打算和Finch就甜甜圈的问题进行一番半严肃的讨论,类似的争执他也从来没打算真的成功过。此前的早些时候,Reese开车咋周边慢悠悠地兜了一圈,惊喜地发现和图书馆附近的那家一样的早餐店。

可惜的是,超级市场围裙的样式少得可怜。

“Mr. Reese,没有围裙也没有关系,衣服可以洗。”

“我怎么敢弄脏你买的衣服。”在胸前那个有些愚蠢的口袋上,米奇的头像总比一颗红心来得好,至于Reese在做饭的时候,Finch用书挡住了脸却忍不住抖着肩膀,是后来的事情了。

看着Finch皱眉咀嚼的沉默样子,Reese默默地把西兰花从以后所有的菜单里剔除了出去。

 

“Finch,你到底在忙什么?”Reese站在离书桌五六步远的地方,手垂在裤缝旁边,敲击键盘的声音,像柱子一样站着一动不动,“你该休息了。”

Reese理所当然地把自己的整张书桌都让了出来,而Finch也决计不会愿意在Reese的桌子上添乱,只在桌上多放了一台笔记本电脑,敲击键盘的声音放到最小,手边马克杯的位置几乎没有变过。

“Mr. Reese,既然现在我住在…这里,我想我有理由在这周边的公共电话线路上下点功夫。”

 

Finch早就习惯了Reese似笑非笑的打量,尽管他明确地知道自己身上挂着连Reese穿都会松松垮垮的睡衣显得十分滑稽,他站在床边发了两分钟的呆——拽着长度甚至达到了指尖的袖子。

Reese没有多说什么,只轻轻扬了扬眉毛,把靠近书柜的半边床空了出来。

Finch侧过身子面对着房间空旷的部分,他用脸颊来回蹭了几下Reese的备用枕头的布料,惊人地熟悉和安心,他这才想起来,这套公寓里的东西大多都是他亲自挑选安排的,灰色毛绒拖鞋只有两团阴影静静地握在地板上。因为旧伤的关系,Finch的睡姿在Reese看来简直端正得不可思议,他放缓了呼吸来帮助自己更好地进入睡眠。

一只手顺着他呼吸的节奏慢慢爬上他下巴和脖颈之间的褶皱里,温暖干燥的指腹划过喉结,Finch压低了呼吸忍住咳嗽。那只手在他锁骨一端凸起的附近来回磨了几回,停在他的胸口不再随处乱走。

想来这一夜Reese大概睡得没有以前那样安稳,尽管Finch早就默认了他大部分超越安全距离的举动,Reese却比在图书馆安分得多,一宿过去,Reese依然一只手搭在Finch起伏的胸口,只是原本撑着脑袋的另一只手放到了两个人的空隙之间,当然他也没有顾上自己一整夜都有大半个肩膀露在外面。

时间还多得是。

Finch平躺时的侧影实在让人安心。

或许等到一切都结束的时候,说服他留下来,会比想象中要容易得多。

 

在街心公园晨跑的时候——要是Finch一睁眼便对上几厘米开外一双雾气弥漫的绿眼睛,要大为尴尬的,路边的一个电话亭里传出和往日别无二致的铃声,只是比Finch更早地接到号码是一件并不多见的事,但是并没有五花八门的单词从听筒里蹦出来。

一连串长短不一的电子音组成的“嘟”声响到第三声的时候,Reese才反应过来这或许不是什么号码,又或许和Finch昨天深夜在电脑前面捣腾的小把戏有关。

Reese攥紧了听筒倚在电话亭的塑料围挡上,心跳得比刚才晨跑的时候快得多。

Reese简直要觉得摩斯密码是世界上最好的语言了。

是的,我也是,我也爱你。

 

Finch寻思着要给Reese和自己倒杯什么在早餐之前润润嗓子,他心不在焉地侍弄着他心爱的茶具,叮叮当当的声音听起来还挺悦耳,他甚至没有注意到身后房门的动静。

宽大的手掌和修长的手指抓住Finch的手腕,手臂轻轻拢住他的后腰,早晨新鲜露水的气味从身后侵上来。

“Finch,你忘记温杯子了。”

--------------------------------END


评论(2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