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The Story of the Coach

趁还能甜的时候赶紧甜吧QAQ 依旧没有故事的碎碎念小段子 最近甚是想念图书馆夫夫与狗的甜腻日常 现在想想也是当时只道是寻常呐【抹眼泪ing

我竟然在512之前发出来了?

------------------------------------------

*如果图书馆里的老沙发有生命 一定会跳起来揪着RF的领子大吼“你!们!怎!么!还!不!去!结!婚!”的吧w


<正文>

“抱歉,Finch,我没有看好它。”听见铁门外的响动,Reese迅速放下翘起的腿,起身离开了Finch在电脑桌前的座位,把Bear从那张旧沙发上赶走,“呃,还有,我占了你的座位。”

Finch像往常那样歪了歪头示意——以整个上半身都倾斜向一边的姿势,这次他觉得挺满意,至少自家员工没有像上次那样把腿直接搁到桌子上去。Finch手里端着茶杯和甜甜圈的盒子,走起路来显得不太稳,却在Reese要来接的时候抢先放了下去。

这是Finch自雇佣这位前特工以来,第二次自己去买早餐。

“Mr. Reese,借过一下。”Finch从Reese和电脑桌之间的空隙挤了过去,“关于昨天的号码先生,还有一些资料需要处理,现在暂时没有新的号码,请自便。”

“我说,boss,你真的没必要花这么多钱雇我。”Reese摊手环顾了一圈,目光最终停留在了图书馆仅有的老旧沙发上,“还不如改善一下这里的……条件?”

“这并没有很大的必要,Mr. Reese。”Finch看上去颇为平静地推了推眼镜——至少是比半个小时之前平静了许多,“图书馆不是用来睡觉的理想场所。”

半个小时之前,Finch朝Reese没头没脑地丢了一句“今天我买早餐”,就急匆匆地跨出了图书馆。

Reese没有去追,只是坐在沙发的一边俯下身,如无其事地观察起身边的一块凹陷。

 

十六个小时之前。

“Finch?Finch,我没事。”图书馆里间传来翻箱倒柜的哐当声,Reese略微提高了声音,往层层的书架中间去,正碰上Finch抱着小箱子从走廊的另一头钻出来。

“Mr. Reese,请不要随意进行有可能使你的伤口恶化的活动。”Finch一边念念有词,一边把工具和药品摆满了显示屏前的桌面,“请到这边来。”

 

Finch忽然停住了手上的动作。

“Finch?”虽然肩上的伤扯得他整个半边身体都在隐隐作痛,Reese还是拧着脖子仰起头,看到Finch的下巴抖了抖,追着Finch落到沙发上的目光。

“抱歉占了你休息的地方,我这就去把它们弄走。”Reese说着要去拿沙发上的武器包。

一只不大的手似乎有些儿急切,直接按在了Reese的肩上:“没关系,Mr. Reese,再等会儿也不迟。”

一层薄薄的茧带着力度在Reese的肩膀上停留了几秒钟,甚至还有极细微的鼻息落在他肩头露出的皮肤上,随后是干燥温暖的纱布。

“Mr. Reese,请不要动,我去找一件干净的衬衫。”Finch好像从没解释过他到底囤积了多少Reese的尺寸的衬衫。

Reese摸着脖子上那一块轻痒的地方,被呼吸灼得有了点儿不一样的温度。

一番忙碌过后Finch原本服帖的衬衫从马甲的下摆跑出来一截,Reese凭借他引以为傲的视力盯着Finch后腰一小块凸起的衬衫直到无法看清,还有Finch原本挽得整齐的袖口翘起的一个角。

 

“Finch,我能自己穿衣服的。”Reese扑哧一声笑出来,在他扣上衬衫最后两颗纽扣的时候,Finch试图把一件新的西装外套挂到他的身上去,甚至要踮起脚来。

Finch被Reese不着痕迹地扶了一把后腰,伸手拖过扶手椅:“Mr. Reese,我们的号码先生需要进行进一步处理的资料比较复杂,请你先自己休息一下。

“呃,Finch。”

“Mr. Reese?”Finch习惯性地抖了一下肩膀,“需要换药吗?”

“噢,我只是想提醒你,”Reese的声音愉快地杨起来,“你忘记了你的下午茶。”

Finch的一只手仍然停留在键盘上,用另一只手的指关节碰了碰早就冰凉的杯壁,捏起纸杯随手丢进脚边的垃圾桶,弄出的动静惊得Bear从窝里抬头,鼻尖蹭着Finch的裤腿,下巴搁在他的腿上,呼哧呼哧地喘气。

Reese吹了声口哨,挠着应声跑过来的Bear的耳朵,拿掉耳麦的Finch侧耳听了一阵军犬愉快的哼哼声,在推眼镜的同时掩住嘴角,耸了耸肩。

不知不觉快到了下午晚些时候,倾斜的阳光给旧沙发添了点儿暖意,Reese在一层很薄的灰尘里眯起眼睛。

 

“Finch,你真的打算一晚上都呆在这儿?”在被自己尽职得过头的员工半强制性地带出去完成了晚餐和散步的程序之后,Finch又和噼里啪啦敲打键盘的声音一起钉在了显示器前面。

图书馆即使所有的灯都打开着,光线也没那么亮,Finch的脸被显示屏映得有几分幽蓝:“Mr. Reese,我们永远无法预测下一个号码会在什么时候来,所以及时完成收尾工作是很有必要的。”

“那你也该休息一下,吃点…或者喝点什么。?Reese百无聊赖地歪在沙发里,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今天后半天的日子对他来说好过得过分,Finch以Reese负伤为理由把沙发完全让给了他,并同样是半强制地禁止了他一系列企图帮忙的举动。

“Bear,你不能来这里。”Reese推了一把跳上沙发的大型犬,轻拽它的项圈,把它拉到Finch电脑桌旁边的窝里,“你就在这里休息。”

“Finch,抱歉,如果你要休息的话,沙发的那半边Bear没有去过。”

 

在深夜里的这个钟点能找到亮着灯光的店铺,并且还能买到提神的热饮料,实在是一件幸运的事情。

Reese愉快地在街边踱着步,很快就喝空了自己的那份咖啡,苦而清爽的味道在舌尖打了几个圈,他咽了咽口水,从上衣口袋摸出一条口香糖。

Finch不喜欢咖啡味。

Reese扎紧了那杯绿茶的袋子,端得很平。

平时塞满街道的人此刻纷纷涌进了酒吧或者各自的家里,Reese的鞋底敲打地面的声音听上去也格外清冽,他用手摩挲着喝咖啡的时候多余的一包砂糖,估摸着回图书馆以后把它倒进茶杯里——想来糖量应该和Finch用惯的方糖差不多。

 

Reese轻手轻脚打开铁门的锁的时候,并没有等来那句习以为常的带着点儿颤音的“Mr. Reese”,只是沙发上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

“Bear!你怎么又去沙发上了!”Reese两步走过去解掉了它项圈上的金属扣避免发出声音,推推搡搡地把偷偷赖在沙发上的大型犬赶了下去,“安静!”

图书馆的灯没有关,泛着黄晕的灯光洒在木头桌面上,显示屏安静地闪出冷蓝的光,四周安静得有点异常,除了Reese衣摆和袖口磨蹭的声响。

“Finch?Finch……”

一阵浅浅的呼吸声钻进Reese的耳朵,没有伴随着敲打键盘的声音——不过在Finch醒着的时候Reese也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呼吸声。

Reese踱回门口关掉了天花板上的吊灯,只留了桌上偏黯淡的一盏,捏着茶杯若有所思起来。

 

由于枕着一条手臂,Finch下巴上的褶皱被挤得有点儿歪,颧骨周围泛着一圈红,头发被压平了一小块,边缘的碎发杂乱无章地朝外竖着,从眼睑和睫毛的颤动可以看出这个瞌睡大概不怎么安稳。

Reese伸出手指轻轻按了按Finch后颈那块凸起的骨头,他没有惊醒,只是一阵稍重的呼吸从鼻腔里溢出,Reese小心翼翼地松开卡着Finch的手腕的金属表带,磨了磨手腕下方被压出的一道痕迹,很轻地捉住他的手,索性连台灯也一并关掉。

在夜里Reese看得很清楚,他把Finch的一只手臂打在自己的肩上,Finch整个人在他的臂弯里显得有点沉,脑袋一下子歪到了他的肩窝,把暖气吹进Reese的衣领,Reese不由得缩起脖子。

Reese不出动静地在沙发上Bear趴过的地方坐下来,弯腰脱掉Finch的皮鞋,扯过塞在沙发一角的旧毛毯,旧,但是柔软得恰到好处。Reese低头看着枕在自己腿上的人,伸手扯松Finch的领带,解开他领口的第一颗纽扣,随后双手交叉在脑后,向着沙发靠背朝后一仰,惬意地闭上眼睛。

 

早晨不知哪里传来的第一声鸣笛。

Finch看上去显然不怎么高兴,他嘟囔了几声伸手要去摸眼镜,却抓到一堆衣料皱在一起的柔软纤维,顺带轻轻捶了一圈Reese的腿。

“再次抱歉,Bear晚上又趴在我坐的这个地方了。”Finch头顶传来一声悠长的呼吸,一个熟悉的气声挑着尾音,懒洋洋地落在他的耳边,他眯着眼睛撑了一把沙发想要坐起来,正好撞上头顶上方一双狭长的、冒着湿润雾气的绿眼睛。

“Morning, boss.”

---------------------------END

评论(7)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