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o More Nightmares <短>

清水一发完的粗糙糖段子 

不要在意我神奇的更新时间 这篇是我看完叉汉子的零点首映之后在网咖包夜随手码的2333

狂风暴雨将至 在还能吃糖的时候 来随便吃点糖吧qaq

Dream,while you still can.

-----------------------------------------------

No More Nightmares

【POI·RF】

 

"Harold, Harold."

紧贴着自己胸口的脊背和肩膀开始节奏不稳地颤抖,Reese没有摇醒他,只是支起半个身子,一只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一只手穿过他胳膊下面的空隙去搂他的腰,小心翼翼地调整着力度,俯下头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念他的名字。

见Finch没有惊醒的迹象,Reese侧耳听了一阵耳边渐渐平稳下来的呼吸声,重新侧躺下去,把不小心滚出来的安眠药瓶子又塞回自己的枕头下面。Reese把Finch的药量控制得很谨慎,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才会用上,在大多数时候情况还算缓和,大概用Reese的亲吻和臂弯可以代替安眠药的作用。

对于常年面对着屏幕工作的人来说,失眠并不是少见的事情。午夜和凌晨大概是Finch比较容易遭遇噩梦和惊醒的时候,因此Reese总是起得格外早,也不会离开床铺,只是半躺着,拧亮自己这一侧的台灯,把亮度调低,伸手悄悄地拿过Finch遗落在枕边的书,漫不经心地翻起来。书有些旧了,封套上有几个口子裂出了毛糙的边缘,如果不忙的时候,Finch会用透明胶带粘合起来,让人几乎没法察觉。“

“Mr. Reese,我吵醒你了吗……”Finch从被窝里伸出手,迷迷糊糊地要去摸自己的眼镜。

“当然不是,时间还多。”Reese把书合上搁在自己前方的被子上,侧过身去整理歪掉的被窝,“再睡一会儿吧,Harold。”

当然,实际上,Reese对Finch的书没有太大的兴趣,多数时候他可以像现在这样,目不转睛地盯着Finch一直到真正该起床的时候。

当然,还有一些时候,他用了点儿伎俩来让Finch拥有一晚安睡——他并不会每次都提起——这大概也是Finch不太愿意提及的事情。

 

这的确是Reese的主意。

“你需要睡午觉,Boss。”

“有的时候你晚上一个人回去不安全,你又不让我送你回家。”—“Mr. Reese,如你所知,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

“有的时候你也要出外勤,这很累的。”Reese握着一杯煎绿茶的手停在半空中,温度隔着一层纸杯烫着他的手心,而他打算在Finch实在耐不住要直接伸手从他手里拿杯子的时候,碰一碰Finch的手指,“有的时候我都会觉得你该给我涨工资——所以你一定要先休息。”

……

在Reese的软磨硬泡、半是强迫之下,一张不算宽大的床出现在了图书馆的里间。

那些话当然都是实实在在的担心和关切,偶尔——当然只是极其偶尔,Reese会放弃Finch挂在嘴边的主动加薪的提议,换成别的什么,他可不愿意冒上把Finch吓跑的风险。

上了点儿年纪的绅士打起盹来也是一丝不苟的,衣服脱到剩下衬衫,解掉袖扣,把袖子放下来,仰面躺着,双手交叠放在腹部,被子盖到胸口,也不知为什么,这时候Finch不怎么记得要锁门,不知道他在家里是不是也这个样子。Reese极有耐心地立在门外听得全神贯注,直到从门缝里听见均匀缓和的呼吸声,才敢轻手轻脚地推门走进去——这时的动作可要比他平时闯进号码家里要轻柔和缓上不知多少倍。

Reese在床边上站了好一会儿,把书桌前的凳子拖过来一些,一只手掖着被角坐到凳子上,慢慢地往Finch放在被子下面的手那里滑过去,另一只手撑着自己的下巴——要是能有机会午后这样小憩一会儿,哪怕因为他们危险而繁忙的工作,这样的机会少得可怜。尽管有些不甘心,在天光敞亮的白天,Reese能做的也只有那么多,Finch毕竟是个容易红耳朵的害羞绅士,即便只是这样,Finch也偶尔会在醒来的时候别扭地皱皱眉头,在Reese像暖融融的湖水一样的眼睛的注视下别过脸。

所以那些甜头真的太难得,Reese一边考虑着怎么把这些时间利用得点滴不剩,一边记挂这Finch的旧伤,他的温柔劲儿让Finch晕乎乎的,而Finch晕乎乎的时候的表现,全都被Reese一帧不少地收进脑子里,只是多数时候Finch不大好意思再次讨论这件事,这让Reese多少觉得有点遗憾。

这些有助于睡眠,倒千真万确。

 

“噢天哪。”在Finch急匆匆地抱着一个小小的医药箱子从图书馆某条走廊里一晃一晃走出来的时候,Reese已经把袖子上沾了血的上衣甩在了一边灰扑扑的沙发上,对着镜子扭过手臂看自己的伤口。

“Mr. Reese,请一定不要动。”Finch几乎是抱住Reese另一只胳膊把他推到一边的沙发上,“我想你现在这样别乱动对你的伤口更好。”

“没事的Finch,你似乎总是在忽略我可是前CIA特工这个事实,恢复起来很快的。”Reese心里因为Finch快起来的语速和尾音颤抖的语调甚至有点儿高兴,他暗自谋划着这个在他看来能占不少便宜的代价。 

“那并不意味着你能丝毫不注意自己的安全。”他的老板唠叨的毛病又有些犯了,“下次请一定记得防弹衣…Mr. Reese,看来我又要给你加薪了。”

“Boss,其实你不用这样。”Reese带了点后悔,语气柔和下来。

“我可只有你这么一个员工,请一定照顾好自己…John。”

Reese心里的窃喜又多了几分,每到这样的时候,他都要考虑挺久,用什么来换对自己来说并没有很大的用处的薪水。

“Boss,你给我的薪水已经够多了。”Reese冲着Finch的低低地说了一句。

“所以?”

“可以换吗?”

“Mr. Reese,这次你想要什么?”Finch的语气让Reese有些捉摸不透,Reese几乎觉得他是在明知故问,欠缺也没有把握他到底可以答应怎样的甜头。

Reese搭着书脊的手指慢慢滑下来,头低到刚好可以看到Finch镜片后面半透明的蓝眼珠的角度:“一个吻?”

这是Reese自己想要的,他没有任何主动的举动,只是按下Finch的肩膀,往前伸了伸脖子:“别踮脚了,Harold。”

Finch的嘴唇比想象中的要柔软一些,它们微微抿起来,又留着很细的一条空隙,停留在Reese薄而温热的嘴唇上,几秒钟后又移开,似乎在避免发出任何声音。

 

“Mr. Reese,今天你不适合外出走动。”

天色已经晚了,Finch扔掉了晚饭的便当盒子,微微喘气地从楼梯走上来,企图在Reese活动手脚的时候从他脸上看出点儿呲牙咧嘴的表情。

“什么?”Reese拍了拍手臂上刚刚换好的柔软干燥的纱布,“我能走的。”

Finch自顾自地往里间走,片刻之后又出来,手里抱着一团长度看上去有些滑稽的睡衣,往Reese怀里一丢。

“今天你留在这里。”

----------------------END---------------------

评论(17)

热度(59)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