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uovo Cinema Paradiso <番外>

一个没有什么内容的小剧场被我碎碎念拖了2K+囧 

这个坑填平就暂时不开坑啦 要认真追剧咯实在没有那么多精力【哭哭 其实也是脑洞暂时缺失啦orz

改为间歇掉落糖段子(自己的脑洞或者剧中RF相关情节衍生之类的) 反正不会虐就是啦XD

感谢各位客官不嫌弃【鞠躬_(:з」∠)_

嘿喂狗

-------------------------------------

<番外>

对面没有人。

Finch坐在酒馆的火车座里,右手搁在桌上一动不动,那一小块面积的玻璃很快被掌心的温度烘得发热,他左手捏着啤酒杯的杯身,一圈一圈地转动,杯底在桌面上磕磕绊绊地划动,发出拖沓轻缓的声音。杯身很胖,里面的酒一口也不曾动过,表面上的泡沫已经快要破裂殆尽了。

也不是没有人走过来提出要陪这个神情阴郁的绅士喝一杯解解闷,Finch都回答得心不在焉,最后当然不了了之。

出门之前选一套合适的衣服对于Finch来说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因为衣服都是精心搭配好的,很难让人找出不和谐的地方,而Finch的几乎是任意一套衣服,都严谨得像是要去参加什么重要的会一样,实际上,除了和Reese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在白天,Finch甚至解开领口的机会都很少。

可是今天,Finch花了超过以往任何一次的时间。他慢慢地穿过街心广场,那里有许多刚刚告别了一个阶段的学习的孩子撒欢儿似的跑着,惊得捡拾路人丢下的零碎食物的鸽子扑棱着翅膀乱飞。

推开酒馆的门的时候,门上挂着的铃铛响起来,还陷在沉思里的Finch一惊,轻手轻脚地抵着门,等一位客人从门里走出去,才小心翼翼地踏进酒馆带上了门。

“Finch先生,下午好!请问来点儿什么?”Finch被一路往角落里的座位带,看来他对僻静的偏好也流传得挺远。

“我坐这里就可以,请给我来点儿啤酒。”Finch选了个敞亮靠窗的火车座,补充了一句,“我来这里等一个朋友。”

Finch松开勾着杯子把手的食指,小心翼翼地嗅了嗅自己手上残留的胶片味儿,抹了一把脸颊,挠着写吧上一块微微发痒的地方,试图趁独处的时候管理好自己的表情。

Finch把眼镜推上去一些,从包里掏出一本翻看了一章又放回去,摸了摸深褐色的皮封面。

 

“请给我一杯茶,谢谢。”一个悦耳熟悉的声音出现在Finch脑袋上方,好听得让人失神的音色里似乎带了点儿别的情绪,比平常问候的气声要沉稳实在一些,一团阴影拢住了Finch的半个身子,一只手掌不带丝毫力度落在Finch肩上。

Finch眼睛直直地盯着桌上的一个点,没有抬头,直到一只宽大的手伸过来掰开他的手指,拿走手里倒得满满的一杯啤酒,把一杯茶推倒自己眼皮底下。

这一块小小的空间安静得像是被凝冻起来了一样,看来谁都没有打破沉默的打算,现在换成了Reese摆弄着那满满一杯啤酒,不时无声地轻轻啜一口,敏锐地捕捉到了Finch偷偷抬起眼睛的动作。

“Mr. Reese,今天你为什么……”Finch挑了一个看起来没那么让他没那么尴尬的细节,仔细打量着Reese系得完美的领带,显然这一身装扮配上英俊的外表已经给Reese找来了不少的目光。

“当然是因为有重要的事情。”Reese向来没有拐弯抹角的习惯,这时难得语塞,他清了清嗓子,开始斟酌词汇。

“Mr. Reese,接下来你打算……”Finch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深吸一口气,抢先一步问了出来,“当然,我随时欢迎你回……”

Reese在学校所学的东西和他当下的最爱应该是并没有什么太过紧密的联系,不知哪一天Finch在一个人整理自己的工作间的时候忽然想起这件事,说不想他留在这里,这当然是不可能,开口留谁下来大概是Finch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事实上,甚至都很少有人真正地注意过他。

“很高兴你这么问,Mr. Finch。”Reese往前凑了一小段距离。

Finch被猝不及防改变的称呼惊得打了个激灵,Reese在桌面底下翘着腿,左边的小腿肚子轻推Finch的裤管。

“但愿我接下来说的话不要吓到你。”Reese松开虚握着杯把的手,越过冰凉的玻璃去追Finch规规矩矩搭在桌上的手,“如果你是想问我以后工作的去向的话。”

Finch感觉到自己的侧脸烧起来,他依旧没有抬头,默默地数着桌布上蓝白相间的方格子,“Mr. Reese,你能不能…哦不,你请说。”

“Mr. Finch。”Reese加了点力度捏着Finch的手指,“我正式申请和你一起工作。”

 

“什么?”Finch的喉结动了动,似乎什么话要从喉咙里滚出来,他的手指无意识地划拉着每位顾客都会免费得到的一份当天的报纸,指尖敲了两下,犹豫着要不要抬起眼睛,最终还是垂下头去,试图把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眼前一则出售旧家具收藏的广告上,然后不动声色地往前倾了倾身体,胸口紧挨着桌子的边缘。

Reese的腿依旧在桌子下面轻轻地磨蹭Finch的小腿肚子,他伸过手去和Finch握住那只尚还温热的茶杯,包裹住Finch的手指:“Mr. Finch,请允许我成为你正式的助手。”

Finch在心里倒数了十秒钟,再次推了推眼镜,抬头往自己的对面看。

 

下午的阳光不算强烈,柔和地、斜斜地落在Reese的脸上,他好看的绿眼睛蒙上一层泛着淡金色的薄雾,像一团暖暖的热气扑在Finch脸上,睫毛被眼睑上根根分明的倒影衬托得长得过分,似乎过虑了浑浊的空气,Reese的眼神格外清澈起来。Reese始终抿着嘴唇,精心控制着眼睛眨动的频率,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追着Finch因为不知道该往哪儿放而忍不住往外跑的眼神,温柔地把它们拉回到自己脸上。

“请再来一杯茶,谢谢你。”Reese稍稍挑高了声线支开在附近转悠的服务生,抽走被Finch的手压住的报纸搁在窗边,“看来我再这么叫你你是不会答应我的了,Harold。”Reese隔着桌子牵起Finch的手,起身吻了吻手指。

“Mr. Reese!”Finch说话的尾音又颤抖起来,“这里可是酒馆……”

“所以,Harold,如果你再不回答。”Reese眼看这就要起身离开座位,“我就真的要吻你了。”

“Mr. Reese。”Finch压着Reese突出的骨节抓住了他的手腕,“你知道的。”余光瞟到由近及远的人影,Finch迅速放开Reese的手腕坐回去,伴随着杯子落在桌上的清脆声响,低低念叨了一句:“你知道的,这本该是我询问你的话。”

“我就当你是答应了。”Reese装模作样地紧了紧领带结,用鞋尖去勾Finch的脚踝。

 

“Mr. Reese,一直留在这里,你会觉得这里是全世界的。”Finch调整好了帽檐,眯起眼睛去看阳光快要消散殆尽的方向。

“Harold,没关系,我们以后有的是时间去旅行。”Reese牵住Finch的袖口来回晃了两下,“现在你就是全世界。”

一只不知是什么种类的鸟在不高的屋檐上怪叫了一声,合时宜,有不合时宜地。Reese趁着Finch出神,一把抢过他的毡帽挡在面前,吻住Finch的嘴唇。

“我知道你在等这个。”

-----------------END------------

评论(2)

热度(37)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