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Shall We Dance, Mr. Sorry

 @Sea106 和 @Twenty_One_1972 的点梗合写了一个粗糙的校园故事orz 一发完 纯糖无刀 肥肠清水 战斗力低迷期的产物 随便吃吃┑( ̄Д  ̄)┍ 【感谢 @Sea106 昨天大力喂糖(づ ̄3 ̄)づ╭❤~

就要开始挑战一边看剧一边填坑的精分之路 方脏QAQ

------------------------------------------------------

【Shall We Dance, Mr. Sorry】

“Mr.Reese?”这是这个周末以来Harold Finch主动说的第一句话,大概是Reese翻箱倒柜的声音终于被埋头写写划划的他听到了,“你在找什么吗?”

Reese拉开最后一格的抽屉:“我记得我明明带了领结的。”他的衬衫还剩两颗扣子没扣上,外套松松垮垮地挂在身上。

“Mr. Reese,如果你实在找不到的话,可以先用我的。”Finch日常的装束依然比舞会之前的Reese还要严整,所以他一开口便是“Mr. Reese”也没什么好惊讶的,随着一阵轻微的椅子在地面拖拉的声音,他站起来打开柜门,指尖挑着领结,盯着Reese皱了下眉。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之后,难堪地撇了撇嘴,坐回了自己的座位上,朝自己半边的窗户发呆——Finch有个习惯,他会把觉得重要的草稿直接贴在玻璃窗上,此刻稿纸已经侵占了小半扇窗户。

“Finch,你为什么不去参加新生的舞会?”

“我并不擅长这类活动,”Finch推了一下眼镜,没有抬头,“另外,我并不是很喜欢那些…场合。”他转了一圈手中的笔,语气听上去有点儿无奈,又带点儿清高。

五分钟过后。

“抱歉,Finch,”Reese站在镜子前面塌下肩膀叹了口气,“能搭把手吗?”他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害怕惹到这个他猜不透的不怎么说话的小个子——说nerd大概也不为过。

“蝴蝶结还是蝙蝠结?”在看到了Reese茫然的眼神之后,Finch只能自顾自地接下去,“我看蝙蝠结比较合适,会更衬脸型…请麻烦把头低下一点,Mr. Reese。”

掖好了Reese的衣领,Finch用食指弹了两下,推开两步,撞上Reese不知道往哪里放而四处乱跑的目光,似乎是习惯性地开口:“抱歉。”

五个小时过后。

Reese摇摇晃晃地拧动门把手,朝另一边依然亮着的灯又说了句抱歉,重重坐进自己的座位里——Reese的酒量当然不错,不过那也顶不住热情异常的姑娘们过来每人斟上满满一杯。

“Mr. Reese,看来你很受欢迎。”

“说起来,这还得感谢你。”Reese十分大意地扯掉领结递过去,手在空中僵住,“抱歉,再一次。”

“Mr. Reese,放在我的桌上就可以了,还有,你大概需要醒醒酒,不然早上会头疼。”Finch很少超过午夜才睡觉,他擦了擦眼镜,细心收进盒子里,摁灭了台灯。

 

不出所料,Reese在第二天睡过了头。

他揉着疼得一跳一跳的太阳穴,掀开自己这边还好心地拉着的窗帘——毕竟昨天晚上剩余的清醒意识也仅仅够他用来马马虎虎地冲个澡而已。理所当然地,对面的座位已经没有人了,倒是自己的桌子上多了个便当盒,压着一张字条。

“不吃早饭对身体是不好的,但是当你看到它的时候,大概它已经凉了,请记得用微波炉加热——抱歉我直接拿了你的便当盒子,以及关于咖啡——我无法代劳。H. Finch。”Finch的字很好看,Reese捏起那张纸对着窗外,在阳光下面有些透明,钢笔墨水晕开来一点点。

“非常感谢,下次或许该由我来代劳,作为补偿。”Reese用一模一样的格式在末尾署名“J. Reese”,想不出多余的话,只在后面轻轻加了个点。

Finch竟然把自己的领结遗留在了桌子上的台灯旁边,这在Reese看来几乎是不可想象的事情,Reese只能按着自己印象里的样子整理好,郑重其事地放在Finch枕头旁边,调整了一下角度。瞥见书桌上的绿茶罐子,折回去在纸条上有模有样地加了一句:“如果昨天我的酒味儿熏到你了,我表示抱歉。”

周末的上午,Finch早早地就把自己埋在了桌上的一堆草稿纸里面,金属笔尖和纸页摩擦的声音大概细得听不见,只有那偶尔响起的最轻微的“哗啦”一声,预告着草稿纸的消耗。

Reese在遮光帘里面舒舒服服地伸了个动作夸张的懒腰,偷偷掀开一条缝。

装束没有平日那么严谨,但Finch的衬衫和马甲依然线条干练,外套挂在椅背上,口袋巾也像往常一样,形状完美地鼓起一块,他的头发在阳光里泛着柔和的褐色光泽。在填满这一面草稿纸的功夫里,Finch因为思考挠了两次鼻尖和一次太阳穴,擦了一次眼镜,喝了三次茶,添水的时候,几丝热气从杯口冒出来,Reese无声地用力吸了吸鼻子,企图从空气中嗅到一点儿Finch所钟爱的气味。Reese一时间以为是自己视线迷糊,他再次无声地把自己关进遮光帘里,揉了揉眼睛。

Finch刚刚看上去是在侧耳听着自己的动静。

Reese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颊,开始整理床铺。

 

“一起吗?”Reese努力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稀松平常,在掩上宿舍的门之后又重新推开探进头来,获得了默许之后,用一个费心拖延的脱离门把手的动作换来了和Finch的第一次接触,Finch盯着前方的地面,用鞋尖蹭了蹭。

整个晚饭的过程中Reese的咀嚼动作都异常地缓慢,直到Finch轻轻咬着吸管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点点胡萝卜汁,才犹豫着提出酝酿了一整天的邀请——用建议的语气。

“你该多站起来走走的——既然整天几乎都坐在那儿。”

今天的太阳沉得有点儿早,天色暗得差不多了,人行道旁边的树影子模糊地落在Finch米色的大衣肩上,偶尔夹杂了几片货真价实的叶子,Reese也不说话,加大步子补上了始终保持的两三步的距离,伸出食指很轻地戳了一下他的肩膀。

Finch弹走了肩上的叶子,左手伸进口袋里,Reese装作不经意大幅度地摆动了几下手臂,换来了第二次和Finch接触的机会。Reese偷偷够了一下Finch的手指,虽然动作隐蔽迅速得很,但也足够他察觉了。Finch站在原地,肩膀微微沉下去一点,朝左后方侧了侧。

 

“Finch,教我系领结吧。”Reese趴在门口的挂历上用笔在一个日期上画了个圈,又要到Finch不太喜欢的日子了。

Reese有了充足的理由去看Finch的手指和动作,他的手指不能算修长,在握笔的地方涨了层茧,温度要比手背稍高一些。再后来的片刻,他们的手指是怎么纠缠到一起的,Finch的领带是怎么歪掉、褶皱是怎么爬上衬衫的,大概也许就是这点温度的关系。

包括Reese是怎么吻他,半开玩笑地威胁他要是不答应就不停下直到他透不过气来的,这应该是Finch自开学以来遇到的第一件不太一样的事情。

 

“希望你不会因为我没有给你胸花而不高兴。”

Reese正大光明,目不斜视地揽住Finch的腰经过装饰着鲜花的门厅的时候,Finch被相机猛的一下闪光照疼了眼睛,他用力眨了眨双眼,皱起眉头紧张兮兮地低下头盯着冒出胸前口袋的方巾的几个尖角。

“Mr. Reese,抱歉——我觉得我并不是很适合这样的场合……”

“Harold,你再这么说,我就要叫你Mr. Sorry了,而且——我看这未必。”Reese警惕地眯起眼睛把Finch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伸手去捏他饱满的领带结。

“相反,我觉得你会挺受欢迎的。”


评论(10)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