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uovo Cinema Paradiso <06>

被预告片耗尽战斗力 这里是HP值为负时胡言乱语的产物 慢出新境界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把一个场景写辣么长 不过小动作和腻歪总是萌点嘛┑( ̄Д  ̄)┍

皮诶斯:我真的要开始准备作业了所以这个坑暂停一周(捶地哭) 期间或许会掉落糖段子【也不一定很可能QAQ 道歉鞠躬_(:з」∠)_

嘿喂狗

--------------------------------------------------------

06、

站在街心的广场往上看,玻璃窗沾了尘土,看上去灰扑扑的,破了个边缘形状不规则的窟窿,似乎在往外冒着什么寒意。电影院的大门开了一条缝,陈年油漆味在靠近的时候钻进鼻子,老化的油漆碎片和不知堆积了多久的灰尘沾在手指上。没法把手插进口袋里,也没法去握Reese的手,Finch尴尬地往前伸着手,不知该往哪里放。

Reese跟上去一步拽了一把他的袖口,递过一团丝巾:“我想你需要这个。”

Finch把那块丝巾揉成一团捏在掌心,推了推眼镜,Reese按了一下他的帽檐。

跟在半步远的地方,Reese搭住Finch的手指,到第二个关节的位置,任由他漫无目的地往前走,地上零星掉落的薄而干裂油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脆响,细软的灰尘落在鞋尖上,大厅里的木头柱子裂了缝,椅子七零八落随处丢着,荧幕还挂在那里,不过泛出了一点点黄色。

Reese因为掺杂在空气里的灰尘皱了皱眉,抬手捂住Finch的鼻子,掌心漫上一片热气。

“Mr. Reese,我们出去吧。”Finch闷声提议,鞋底在地面上画了半个圈。

“没问题。”少许阳光从门缝探进来,在地上劈开一条窄窄的路线,Reese伸手去扶门把手,跟在Finch后面走出去。

Finch抬头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一群看不清样貌的鸟落在房顶上,嘈杂起来。

 

“说实话,Finch,我觉得它应该留给你自己。”Finch推着的老式的自行车嘎啦嘎啦地响,Reese扶着后座上装着老式放映机的不小的箱子,大概是因为各自都有着心事,时间过得快得出奇,不知不觉就到了Finch家门外的那几级台阶上。

“Mr. Reese,其实…欢迎你来和我一起看,既然那盒胶片在你身边。”

“可是,Harold,你让我回去再看的。”

“Mr. Reese,其实整理完这一盒之后我还没有看过,所以……我想我们可以一起看。”

Reese在门槛上方抬起一只脚,顿了一秒钟,偷瞟Finch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认真微微睁大的眼睛,还有扯一下衣角的动作。

 

“Mr. Reese,请随便看看。”Finch迈着不大的步子在客厅里来回穿梭,但Reese觉得那是一件不太礼貌的事情,便盯着矮茶几上一套简单的茶具出了神。一壶两杯,白瓷茶杯的边缘镶嵌了几丝金线,没有太多的装饰,茶壶要稍稍高一些。Finch走过来弯腰去端茶盘,杯盖和杯子轻轻相碰,声音清脆。

Reese没有想到甜味的茶会有这么好喝,过去他只是轻轻抿一口尝试温度而已。温好了茶壶和杯子,Finch取茶叶的样子认真得几乎要让人觉得他下一秒要把天平拿出来的错觉。茶叶和茶水的量都是严格控制的,包括茶勺里那一点点蜂蜜,和杯子里茶勺转动的圈数。

“Mr. Reese,请坐。”Finch扶起一个沙发上的靠垫拍了拍。

Finch的沙发都是单人的,Reese用指关节敲了敲隔在两张紧挨的沙发之间的扶手,在右侧的沙发上坐下来。

沙发其实大得很——坐两个人也完全不是问题。难得的,Reese没有用余光去看,只是在一片黑暗里等着屏幕亮起来。

Finch从放映机后面探出头望那一面空旷的白墙壁:“Mr. Reese,如果画面不对,请告诉我。”

 

Reese的注意力显然被分去了一大部分,他坐在右侧的沙发里,不着痕迹地往右后方挪了挪——一伸手就能碰到站在放映机旁边的Finch。Reese的右手滑出沙发扶手,一点一点伸出去,直到手背碰到了Finch的指甲,Finch明显地僵了一下,把手缩回去几寸。见他其实没有太过躲开的意思,Reese放心地用自己的手背蹭上了Finch的指关节,细细感觉着手背传来的轻痒。

Reese舒展了一下手指,指腹贴上Finch的指甲,沿着手指一路向上,路过手背上的绒毛,手腕突出的骨节,在跳动的脉搏附近磨了磨,停留了足够长的时间,最后,Reese食指伸进Finch稍稍向上挽起来的袖口——一个指关节的长度,抓住了Finch的手臂。

“Mr. Reese,请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虽然这么说,但在同时,Finch把手往上抽了一段距离,指尖准确地溜进Reese的掌心被裹住,被带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晃动。

 

由于胶片是重新剪切连接过的,画面有些断断续续,有的时候场景跳脱得有些莫名,黑白画面上有时会散落的大大小小的凌乱斑点在闪动。Reese用余光发现了Finch似乎在打算偷瞟自己的动作,便在Finch将头偏过来之前,及时收回了目光,装作全神贯注地看着前面,一边手上加了点力道去握Finch的手指,大拇指在他的掌心轻轻画着圈。

画面上闪过一对对亲吻的情人,陪着黑白的房间,或者落日,或者车站和风景。

Finch换了个姿势,和Reese的手扣在一起,由他牵起自己的手贴上他的脸颊。Reese嗅着Finch的指尖,深吸了一口气。

“Finch,这些都是你做的?”Reese朝后仰头去看Finch的鼻梁在光影里的轮廓,手指贴着他的袖口慢慢地打转。

“是的,Mr. Reese。”

“那你为什么让我回去再看呢?”Reese轻轻捏了一把Finch的手腕。

“呃,Mr. Reese,我觉得……”Finch干咳了一声,企图把手收回去。

“Harold,电影能暂停一下吗?”Reese把Finch往座位这里拽了一把。

“为什么?”

“你。”Reese手里用力一拉,Finch踉踉跄跄地坐到了沙发扶手上。

Reese的手在Finch的袖口逗留了没多久,沿着他的衬衫袖子的褶皱抚上了手肘,抓住他的胳膊晃了两下:“Harold,我想电影该暂停一下了。”

 

放映机咔啦咔啦转动的声音一瞬间安静下来,周围的环境也暗下去一点,Reese站起来揉了一把Finch有些扎手的后脑勺,指尖细致地描绘起他耳垂的轮廓,然后伸向领口,极缓慢地游走了一圈。

Reese扶住Finch的后颈让他靠近自己,朝他的耳朵里吹气:“Harold,你把这些都送给我了,我该怎么感谢你呢。”

因为光线暗淡的缘故,Reese的嘴唇有意无意地擦过Finch的耳廓,并且吻上了耳垂的事情,大概也都有了勉强的借口。

Reese指腹略过Finch的鼻梁时清楚地感觉到呼吸带来的颤动,一个吻落在鼻尖,Reese牢牢揽住他的腰,衣服下摆索性贴在了一起。

以往Reese大多数的吻都落在太阳穴和唇角,他当然没有错过这些熟悉的领地,并且在黑暗里用指腹把Finch的脸细细描画了一遍。Finch觉得脸上有点儿痒,用力眨了眨眼睛。

“抱歉。”Reese的呼吸打在Finch脸上,一个温柔的吻紧接着落在了眼睑上。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把呼吸声压低到几乎不可闻的地步,气息像羽毛一样轻轻落在对方脸上。

Finch分不清Reese的这个吻和以往的到底有什么区别,但的确有那么点儿区别,不过他很快就没有心思管这些了,自己已然脸红心跳起来,Reese的嘴唇碰到他的唇瓣的时候轻得像是在吹凉一满杯发烫的茶。

嘴唇、牙齿、上颚、舌尖,Reese好像是在纠缠,又好像不是,感觉应该是温柔尽心的爱抚,却也带了点占有的意味,不过总能在Finch感到不适之前及时收回。

意犹未尽当然是有的,Reese最终还是松开了Finch——仍然环着他的腰,不露痕迹地揪着他的衬衫去揉捏他的侧腰,以舌尖轻舔他的嘴唇收尾。Reese没有开灯,不然一定会清楚地看到一张红透的脸,有映出澄澈色泽的蓝眼睛和泛着水光的饱满嘴唇。那样的话,他的Finch大概会害羞。

“我想剩下的部分我们可以下次再一起看。”告别的时候Reese飞快地啄了一下Finch的脸颊。

 

Reese同时为自己的冒失和谨慎感到有些遗憾,他不知道这样长的一个吻会不会吓到这位真正的绅士;也不知道比如他坐在单人沙发里的时候,直接伸手把Finch一同拽到沙发里这样的步骤,是不是可行。

------------------------------TBC

评论(6)

热度(34)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