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uovo Cinema Paradiso<05>

觉得特别悲伤的时候写出来的糖不一定好吃 姑且看着调剂心情吧_(:з」∠)_如果能起到安慰的作用我很荣幸

现在想的只有让他们好好谈个恋爱QAQ

嘿喂狗

-----------------------------------------------------------

Finch已经习惯了。

周末的时候Reese似乎再也没有自己开门过,只是一手提着纸袋,一手捏着茶杯,背抵着墙,扭头往楼梯口看,看到一顶礼帽的边缘从转角的地方露出来,便有一丝笑意从脸颊往眼角漫上去,Finch走到楼梯一半的时候会抬眼看,正好撞上Reese延伸到最到位的笑容。由于两只手都有东西在占着,Reese没法挥手或者握手,也不能亲昵地摩挲Finch的脸,这样一来Reese似乎反而得了优势,直接朝来到门口的Finch跨了一步,凑过去把一个吻留在他的唇角。Finch抿着的嘴唇扯出一条弧线,伸手去拍Reese靠在墙上的时候,肩膀和背上蹭到的灰尘。

Reese抬了抬抓着纸袋的手,顺势环住Finch的腰,从后面蹭他的肩膀,两个人推推搡搡挤进门去,Reese抬起脚,“砰”地一声把门踢上。

Reese鼻尖凑近Finch的领口深吸一口气,却没有就这样放过他,反而在Finch要去拿松饼袋子的时候一把抢走,拿出一块松饼,咬下一个角,然后用牙齿叼着松饼,咧嘴朝Finch得意地笑。

Finch神情里的无奈最终消失不见,没有多余的动作,站在原地等Reese朝自己走过来,鼻息洒在自己脸上,Finch微微仰起头,咬走Reese齿间的那一小块松饼,嘴唇不偏不倚地擦过去,在短暂的相碰之后Reese竟也没有多纠缠,吻去偶尔站在他嘴角的碎屑,转身去开窗户。

Reese对这种Finch称之为胡闹的把戏似乎永远也玩不厌。

“Mr. Reese,我们不是在约会。”有很多次次Finch被Reese呼出的热气弄得脖子发痒,有些无奈。

“嗯?”Reese咕哝一声抬起头,一脸无辜,“真的不是吗?”

 

“Finch,这里面到底是什么?”Reese对Finch最近随身带着的一个小箱子感到不解——Finch几乎没有在Reese眼前打开过这个盒子。

“我是一个注重隐私的人,Mr. Reese。”Finch已经把这句话说过很多遍,偶尔心情好的时候,Reese会被允许用浅吻换取一个小小的秘密,从最喜欢的颜色,到最爱的松饼的口味,等等。

“那我能用什么换吗?”Reese伸长了手臂想要去勾Finch的脖子,另一只手指关节来回地蹭他的面颊,越靠越近。

“这次恐怕不行,Mr. Reese,”Reese的臂弯从来都不会太过压迫,有足够的空间——假如Finch想摆脱的话,Finch勉强扭过头正对着Reese的眼睛,“不过我可以告诉你,这和你有关。”

“好吧。”每每碰到这样的情况Reese也并不强求,只装模作样地叹一口气,捏一下Finch的鼻尖。

这是Finch第五次庆幸Reese没有提起他的黑眼圈,他自认为看上去已经有些明显了,也不知道Reese是没有发现还是没有提起。

“呃,还有,Harold。”Reese像往常一样跨上一级台阶,靠近Finch的耳朵,语气里带了点儿恳求,“晚上请早一些休息。”

夜还没有很深,天没有全黑,Reese靠近的时候,Finch还可以看到长得过分的睫毛在轻颤,每一下似乎都要扫到自己脸上,他左手插在口袋里偷偷握了握空心拳。

一层薄汗。

 

Finch房间里的台灯也不是很亮,他把那一小盒零碎的胶片全都倒在桌上,它们起先一片凌乱,Finch趴在台灯下面一张一张地排列、连接起来,每天的工作量看上去并不是很大,一小盒胶片竟也花了不少的时间。

所以Reese看到的只是那个盒子而已,Finch带走的胶片每次都是不一样的。

Finch不知道的是,Reese倚着临街的灯杆看着窗户的那一团沉稳的暖色光点,一直到它完全暗下去。

听说了是关于自己的,Reese反而没那么急切的想知道那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从来不会拒绝小小的惊喜,更何况是来自Finch的惊喜。Reese抬头看着灯光刚刚暗下去的窗格子,丢了个飞吻。

不管怎么样,有个窗户在晚上为自己亮着,大概是件荣幸的事情。

 

“Finch,够了。”Reese的语气硬了些,伸着手臂一把抢走桌子对面Finch手里的杯子,“你知道你没多少酒量的。”餐桌上方,Reese稍稍用力抓住了Finch握着杯子的手,矮矮的杯子里有小半杯深色的酒在晃荡——第三杯。

Finch陷在椅子里,脑袋晕乎乎地发沉,好像在看不见的地方坐着他即将告别的老朋友。

电影院要搬迁了,其实Finch只是需要换个地方工作而已,Reese陪着他收拾了很久的东西,都没有开口说话。

Finch没有挣扎,任由Reese抽走手里的杯子:“Mr. Reese,我想明天再回去一趟。”

“我陪你去。”Reese的手指沿着桌面慢慢爬过去,试探性地去够Finch的手指,搭到第一个指关节的位置,Reese感觉到指腹传来几乎不可察觉的颤抖,索性握住Finch的整只手,上面的茧不薄也不厚,握上去不是不经世事的柔软,也不是饱经沧桑的厚重。

Finch的眼神一直像一首有些年代的诗,好像是关于爱情的,又好像不是。

“John。”Finch忽然拿起杯子一饮而尽。Reese见一时阻挡不了,只能往后靠着自己的椅背,定定地看着,“记得我的老式放映机吗?我想把它送给你。”

Finch的步子不太稳,Reese不敢靠得太近,只是手臂绕过他的肩膀恰到好处地揽住。

踏上门前几级台阶的时候,Finch不慎踩到了Reese的鞋尖,身子一斜,头歪在了Reese的肩上,泛着酒味的呼吸钻进Reese的衣领,Reese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Mr. Reese?”

歪在扶手椅里面的Reese打了个激灵,对着溜进窗户的一缕光线揉眼睛:“Harold?你觉得还好吗?抱歉…我睡着了。”

“Mr. Reese,你一直在这里吗?”Finch挠着乱成一颗毛球的头发,“我想该说抱歉的是我。”

原先的电影院已经拆了一部分,零碎的建筑垃圾堵住了一般的楼道,只能供一个人通过,Reese在前面走上去,一只手仍然伸向身后任由Finch牵着。

楼梯上灰尘的味道比原来更重了一些,Reese拉着Finch小心翼翼地跨过地上几根长短不一的木料,打开放映室的门。除了墙上贴着的褪了色的陈年旧海报,放映室里已经没有太多其他东西,放映机上面掉了些灰,冒出几缕铁锈味。

“Mr. Reese,我想把这些也送给你。”那个装着老式放映机的不小的箱子已经被搬到了门外,Finch递过一盒似乎是胶片的东西,见Reese要去掀开盖子,伸手按住,“请您回去过后……”

Finch反复斟酌着用词,华因为扩,转过头差点撞上Reese的鼻尖。

“我想我可以吻你了。”

 

虽然把Finch的沉默当成了默认,Reese依然只是很慢地靠近,甚至在碰到Finch的前一刻闭上了眼睛,他拿着Finch的眼镜塞进口袋,回去托住Finch的脖颈。

Reese的嘴唇薄而暖,像融化在Finch唇间的一团雾气,让他忘掉周围不相关的一切,他也不记得Reese是怎么自然而然地撬开自己的牙关的,窗外施工的嘈杂声盖过了轻微的喘气和舌尖追逐纠缠的声音。

Reese的吻让Finch迷糊起来,把他所有的喘息堵了回去,继续轻舔他的上颚卷走剩余的空气,扣着Finch的后脑,空余的手第一次紧紧圈住了他的腰,把他的外套挤出了几条褶皱。

Finch被Reese不着痕迹地一路往门外带,踏出放映室过后,Reese换了个方向,凭借身高的优势挡住了所有来自下方楼梯口随时可能出现的目光,手臂丝毫没有松开,动作很轻地用手指悄悄关上了放映室的门。

 

到底有多轻,Reese自己也不知道,反正那“咔哒”一声响,似乎只有他自己听见了。


评论(4)

热度(30)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