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Nuovo Cinema Paradiso <02>

今天收到CIS合志太鸡冻一整天都是炸裂的 所以不知道胡言乱语了些什么 话唠出新高度 不会有任何刀不会有任何刀不会有任何刀 说三遍!

全都靠情调来凑 结尾的想法来自小白领里面有一集Moz来找Neal就是用五步抑扬格敲门的 特别喜欢这个细节就拿来用了_(:з」∠)_

S5越来越近也是担心 随便吃吃调剂一下心情呗XD 嘿喂狗

------------------------------------------------------------------

02、

唯一一块不大的玻璃窗看上去有点模糊,整个放映间的色调都有点暗,墙上贴满了新旧的电影海报,整齐程度堪比博物馆的玻璃陈列柜,推门进去,斑驳的味道扰得人鼻腔发痒。只有Finch的那一张桌子,被他打理得一尘不染,左上角整齐地堆着两本初版书,以两个星期的频率换上两本新的。

还有一件让Finch感到十分骄傲的事情,影院门口的告示,都是他亲手写的。Finch把这些称为“小小的情怀”,他不是很喜欢那些千篇一律的夸张海报,每当新一批的胶片抵达,他都会拿了纸笔亲手写下放映的时间张贴在门口。Finch的笔迹比印刷的要灵动一些,每一行的末尾有一点点轻微的上翘,带着他喜欢的纸页和墨水的味道。

Finch花了点时间整理带来的书还有堆在门口的信函,走进门的时候,有一丝紧张从心里冒出来,那“吱呀”的一声像一记很轻的钟响,紧随着Finch的脚步声落在他的心尖上,他小心翼翼地吸了吸鼻子,企图从满屋子灰尘的气味里分辨出一些什么。

桌上那杯端端正正地立着的绿茶。

Finch开始着手整理剩下的几桶胶片,把长条重新卷起来,编号整理,那些零碎的被收进小盒子里。

大概每个星期,一个新的铁盒子就会如约出现在桌面上,回应的是每天心照不宣地出现在桌上的绿茶——温度刚刚好够喝的那种。

“我想您可以提前来观看完整的胶片电影,没有剪辑过的那种——您能确保自己不被发现的话。”Finch想了想,扯掉了系在信封外面的丝带,添了一句。

 

这时候电影院还没到傍晚正式开放的时间,Reese从看起来似乎是特意给他留好的门缝悄悄走进去,舒舒服服地窝在角落的座位里。

那位脾气不太好的绅士看上去有些秃顶,坐在观众席的正中央,紧紧握着手里的摇铃,他的样子让Reese简直想冲过去把他的摇铃给抢走。

每当急促的铃声响起来的时候,Reese都会从座位里抬头去看墙上的小窗口,每次都可以看到一小块尖尖的头发从窗口掠过去,恰好的程度甚至让Reese怀疑,Finch是不是看到自己了。

“鉴于您非常好心地邀请了我来观看完整的电影,我想应该加点什么。”有着熟悉的花纹的茶杯旁边多了一小袋松饼——依然是冒着少许的热气,大概是出炉不久的。

松饼的香味给了Finch走神的机会,他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从来没有试着去想象一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更重要的是,他连对方的称呼都没有弄清楚。

“感谢你的松饼和绿茶,原谅我的大意——一直忘记了问您的称呼。”

“我是John Reese,如果您可以叫我John,我会十分乐意的。”在句子末尾的一个点上,一小滴黑色的墨水晕染开来,不知道是不慎滴落的,还是写字的人不自觉地加重了手里的力道。

早餐吃什么其实并不是一件大事,但直到某一天Finch猛然发现,自己对绿茶和松饼不知不觉养成的习惯——应该不能算是小事了。

 

“你干什么!”Fusco对莫名其妙地被Reese拽进了教堂十分不解,这明明不是他来礼拜告解的时间。

“拜托伙计,帮个忙。”Reese的语气神秘兮兮的,“拖住那个神父,十分钟就行,下次我请你看完整的电影——没有剪辑过的。”

一次偶然的机会,Reese发现Finch会固定地去教堂告解一番——虽然他觉得Finch并不会有什么需要忏悔的事情。这座城镇不大,想要偶遇也不是太难。

Reese用力地撞了一下Fusco的肩膀,一路小跑往教堂后面赶过去,一头钻进告解室的小隔间里,关上了门。

Fusco半仰着头盯着空气中的某处,拽住了神父,前言不搭后语地念念有词起来,换来的是神父如临大敌的凝重脸色:“年轻人,你的想法很是危险,你要记住,冲动是魔鬼啊,不过幸好你及时来向我求助了……”

Fusco在心里朝Reese的方向翻了个白眼,等着Reese出来指示他可以表现出醍醐灌顶的样子。

 

狭小的隔间仅仅够Reese转个身,他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被放大得格外明显,甚至自己都能听得一清二楚,混杂了自己努力压抑的呼吸声。

Reese垂下眼帘,透过一层密密麻麻的木头格子,视线落在Finch箭头柔软的布料上。

Finch把一切都整理得很好,深棕色的头发看上去软软的,和他深褐色的条纹西装格外相衬泛着一点点的光泽的口袋巾从胸前的口袋里露出三个饱满的尖角,不知道他的领带结是不是总那么一丝不苟,Reese从门缝里瞥见过一次,Finch在工作的时候会把衬衫的第一颗纽扣解开,领带微微扯松一些。

“Father?”Finch明显对隔间里换了一个人感到有些疑惑。

“那里有个可怜人需要帮助,所以如果您介意的话,只能等一会儿了。”Reese把声音压得很低。Finch被这不同寻常的嗓音惊得顿了一下。

大概是长得过分的睫毛和木头格子的遮挡,Finch并没有发现Reese的目光已经在他身上牢牢粘了好久。

Finch的眼睛是蓝色的,比电影院小窗里透出的那束蓝光要再暖一些。

 

“很抱歉,接下来一直到周末,我需要外出住一段时间,暂时没法给您送早餐了,买绿茶和松饼的早餐店的地址写在后面——如果您需要的话。”

“以前好像没有见过您?”早餐店的老板胡茬刮得很干净,制服雪白整洁、棱角分明,给Finch留下了不错的印象,“往日来买这个组合的是另外一位高个子先生——你们认识吗?”

“那是我的朋友。”Finch拎着温热的松饼的袋子,“今天他有事,我来替他买。”

Finch从那个小小的窗口探出半张脸,,想在空旷的座位席上找到点儿什么。

摇铃先生难得在电影中场的时候打起了盹,光光的脑袋靠在椅背上,两边各有一团泛灰的头发。

Finch犹豫了一会儿,把原本做记号的几张便签纸从胶片里全都抽出来,暗自狡黠地扬了扬嘴角。

在晚上离开的时候,他不慎踢到了门口的一个盒子。

“好久不见,这是带给你的礼物。”

Finch捧着手里一尊精致小巧的天使雕塑,重新拧亮了灯,在屋里转了一大圈,犹豫着该放在什么地方,把冰凉的雕塑握得微微发着热。

天使雕塑在昏黄的灯下面安宁地微笑,光影从流畅的线条表面滑过去,最终摞在桌上。Finch似乎想到了什么,抽出椅子坐回到了桌前,一笔一划地开始写今天的第二张便条。

 

“Mr. Reese,非常感谢您外出的时候能想到我,我很喜欢这个雕塑。作为感谢,这是一盒我修复过的完整的胶片,送给您当做纪念。另:礼拜日晚上有一个小型放映会,欢迎您来参加。”

Finch心想着要给放映会多做些准备,所以他来得很早,理所当然地,还没到绿茶和松饼造访的时间。Finch因为放映室里和往日不同的气味拧了拧眉头。

Finch扫开桌上昨晚剪下来的零碎的胶片,从墙角的柜子里拿出一盒新的,每一帧都仔仔细细检查过,然后搬了一张矮凳子踩上去,把放映机各个大大小小的部分都亲自试了一次,每个角落都擦得干净锃亮,然后开始打扫自己的桌子来。

Finch忽然不太知道自己此举究竟有什么必要。

早上的时间过于安静,调试的时候,放映机嗞啦嗞啦的叫唤仍然盘旋在Finch的脑海里。等到忙完的时候,Finch拿出陷进椅子里松了口气,托着下巴允许自己再次发呆了一会儿,考虑着该用那些海报把太旧了的换下来。他有点担心自己有些格格不入的品味,会不会喜欢的人太少,要是放映会上的人都显得兴趣寥寥,自己可能要觉得失落了——小小的不起眼的所谓情怀,也总是需要一个安置的地方的。

管它呢,总有人会喜欢的。Finch这么安慰自己。

 

周围安静得像是一场预谋,直到Finch轻易听到了稳而轻快的脚步声,那阵脚步在紧闭的门前犹豫了一下。

Finch总算等来了敲门声,抑扬格的。

---------------------------------------TBC

评论(8)

热度(36)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