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Another First Kiss <07·fin>

肖根彩蛋有/关爱豆豆人人有责【大雾

啊又要fin了 那么问题来了 番。。外。。写。。啥。。或者、、、你们想看点啥_(:з」∠)_

另:可能会停个几天 可能在清明假期或者之后一两天番外放出【其实是我不知道要写啥┑( ̄Д  ̄)┍

----------------------------------------------------------------------------

“要是我告诉你,一年之前你每天看的那本日记,记录着很多关于我们的事情呢?”Reese把手伸进挎包里摸了摸,捧出了那本日记。

“我会说这很有道理。”

“Harold,你试图把你关于我的记忆都丢下。”Reese把一年前的日记塞进Finch怀里,“或许你担心你会拖累我,但事实并非如此,我只有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才会感到快乐。”

“Harold,我想你应该能感觉到,你是我的最完美的伴侣,而我也是你的。”

工作室的光线透过半开的窗帘照进来,不算太强,在Finch的脸上留下一道光亮,他的眼睛像一汪缓缓流动的海洋,平静,却暗藏着似乎是为Reese而存在的漩涡,Finch动了动嘴角似乎想说些什么,然后吸了吸鼻子。

“Mr. Reese,很高兴认识你。”Finch郑重其事地伸出右手。

“我也一样,Mr. Reese。”Reese抓住那只手没有放开,用力一拉。

Finch一个趔趄往前扑去,正撞在Reese的胸口,Reese收紧了臂弯,认真地盯着几厘米开外Finch的脸,不假思索地俯下头去。

“嗨,我是Tom!”工作室的门没有上锁,被“砰”地一声打开。Reese才想起来刚才在楼梯上不小心撞上的人。

“幸会,Tom,我是John,这是Harold。你看这样如何,你十秒钟之后再来,我们到那时再认识一次好了。”

Ton将信将疑地走出去,带上了门。

Reese还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没有动,只是测过了半个身子,他的臂弯紧得把Finch的马甲和衬衫挤出了褶皱,Reese用鼻尖和胡茬去蹭Finch的脸。

“Harold。”Reese低得几乎不可闻的声音混着鼻息像羽毛一样挠着Finch的耳根,不用猜就能知道他的耳朵又热热地红起来,Reese的声音好像是蕴藏了某种魔力,低缓的,却把人往深潭里带,又似乎是一股微凉的泉水,从四面八方渗进干涸开裂的脑海。

Reese不带犹豫地用灵活的舌头撬开Finch的牙关,长久的海上的日子并没有消磨掉Reese的温柔和细腻。没有任何侵略的意味,Reese的吻更像是礼貌的邀请和抚慰,他的舌头安静地纠缠Finch的,一点一点极缓慢地卷走剩余的空气,品尝着Finch口腔里残留的煎绿茶的香味。接吻的时候紧实的拥抱很能让人安心,Finch松开了抓紧Reese的袖口的手,手臂不自觉地爬上Reese宽阔的脊背,大概也忘记了自己早就憋红了脸。

直到快要透不过气的Finch轻轻拽了拽Reese的外套下摆,Reese却没有立刻放开,他衔住Finch的下唇磨蹭了好一会儿,又在Finch的唇角留下一个不轻不重的吻才把Finch松开。

Reese看着呆立在原地似乎还没有回过神来的Finch,低头凑近他的耳边:“Harold,我都有一年没吻你了。”

 

“Harold,你想好了要和我一起去吗?”

“是的,Mr. Reese。”Finch站在Reese的起居室里看着他前前后后准备着出海需要的行头,在间歇的时候他会停下来低头给Finch一个吻。

“不过我们的录影带更新就没那么快了。”Reese没有空闲的手,只能靠了靠Finch的肩膀

“也就是说到时候每天早上……”

“没关系,Mr. Reese,你可以亲口告诉我。”

 

到了快天亮的时候Finch总是睡得很浅,恍惚中听见门板吱呀作响的声音,便迷糊地睁开了眼睛。

自己旁边的位置有一块残余着热度的凹陷的褶皱,床尾是矮矮的木头柜子,对面的餐桌刚好是两个人的位置铺着浅蓝色的格子桌布,细瘦的白瓷瓶里斜插了一支玫瑰,旁边静静躺着一盘录影带。

“早上好,Harold。我是你的伴侣John Reese,以下是一些你需要知道的事情。”

“John Reese,你是否愿意与这位先生结为伴侣,从今起彼此相互扶持直到永远?”

“我当然愿意。”

“即使十年、十五年过后,他依然每天醒来都不认识你呢?”

“是的,我愿意,不管以后怎样。”

“我宣布你们结为伴侣。”

Reese抵住Finch的额头,然后吻住Finch的嘴唇。

镜头转到了Fusco的方向,乐天的胖助手被围得密密麻麻的人群挤得有些难以动弹,他夸张地吸了吸鼻子试图挤出去:“呃,抱歉我得走了,我有个约会要赴,和Bear——哦,他是一只海豹。”

与周围的人比起来,Shaw可以算是面无表情,她的嘴角别扭地抽动着,东张西望之间表情一下子生动起来——Root站在人群外面朝她晃动着一个纸袋子。

 

Finch花了点时间来消化他需要知道的事情,安静了一会儿的不大的电视屏幕上又浮现出Reese的脸。

“外面很冷,上来要加衣服,准备好了就来和我一起吃早餐吧,我爱你。”

Finch猛地拉开窗帘。

望不到头的蓝色,很远的地方有积了点儿雪的山脉,Finch揉了揉眼睛来适应突如其来的耀眼的光线,用Reese留在床头的羽绒外套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从门口出去,踏上一段短短的阶梯。

甲板上冰凉的风迎面扑过来,Finch还没来得及放眼远眺,就有一个高大的身影飘过来,替他挡住了风。

“Morning,Harold。”Reese低头吻着Finch的脸颊,拉过他被风吹得发冷轻颤的的手塞进自己的口袋,“早安吻明天补给你。”

Finch的视线越过Reese的肩膀看出去,被清亮的空气吹得眼皮发酸,依然瞪大了眼睛。

天空蓝得几乎要滴出水,风在海面上吹出一层一层的褶皱,泛着如有若无的咸味——自己喜欢的味道。几只海鸟落到船舷上来讨要一点儿食物。

 

噢,天哪。

这大概是Finch这辈子到现在画过的东西里,他唯一能记起来的了。

----------------------------------------------END

评论(11)

热度(42)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