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Another First Kiss <04>

继续部分台词取自原电影 我也不知道啰嗦了点什么么东西orz

肖根彩蛋有w

写完这个离开播应该还有十到二十天 我应该干什么呢_(:з」∠)_一把刀悬在笔端落不下来 终是因为我心软吗_(:з」∠)_目前还是专心填坑w

嘿喂狗

----------------------------------------------------------------

04、

“他的车先放这里了。”Reese交代了一句匆匆离开。

“我送你回去。”Reese跨进自己的车的驾驶座。

“Mr. Reese,你知道我家在哪儿?”

“这回你得相信我,我们以前见过,Harold。”Reese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把Finch攥紧的拳头拢在掌心,“现在我送你回家,会没事的。”Reese用了点儿伎俩,把声音压得又低又缓,听上去有股抚平一切的魔力。

急促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响起来,老Finch念叨着大事不好冲出门去。

Finch摸索着找到了家里以往堆放旧报纸的小箱子,猛地拉开门,一小叠一模一样的十月三十一日的报纸掉了出来散落一地,他丢下报纸夺门而出,往伸向海里的木头栈道跑过去,在栈道的顶端盘腿坐了下来。

Reese抱着手臂站在栈道中央:“或许应该给他看看本子上记录的东西——我相信您家里应该有。”

“Harry,这些是车祸的照片,你在医院待了三个月。”一本厚厚的册子塞到了Finch的怀里。

Finch慢慢举起一只手在后脑勺摸索着:“我能感觉到它……所以说,这一年的每一天,都是安排好的吗?”

回答Finch的是一阵难堪的沉默。

“可是我想去疗养院,亲自听医生解释。”

“Harry,你已经听过很多次了。”

“真的?”Finch终于转过头。

“我带你去。”Reese走过去朝Finch伸出手,“May I?”然后用纸巾把他刚才被箱子门割伤的手指仔细地裹起来。

“原来我那个老师的职位呢?”Finch在汽车后座沉默了很久才开口。

“别的老师来顶替了。”

“Mr. Reese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家的位置?”Finch带着水雾的蓝眼睛太过漂亮,但让人不忍心去看,“我们明明今天早饭的时候才认识的。”

“咳咳,Harry,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其实算是正在约会。”

“……噢。”

 

“下午好,Harold?”站在接待处的一位工作人员愉快的打了个招呼,接着就因为Finch的毫无反应愣住了。

“他不记得你了,伙计。”旁边的同事拿手肘捅了捅他。

“由于颞叶在车祸中受损严重,我们认为是伤疤的组织,阻挡了你在睡眠中将短期记忆转换为长期记忆的能力——这叫金氏综合征。”医生耐心地解释道,接着沉下了脸,“但我很抱歉,你可能不会治好了,没有加重的话已经是你的好运。现在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们疗养院最著名的病人——Ten Second Tom。”

“你好。”Reese、Finch等人依次做了自我介绍。

“你们好,我是Tom,噢Finch,你的鞋看上去真不错。”Tom热切地和每个人握了手。

“谢谢夸奖,那是我在……”

“你们好,我是Tom……”

“Tom以前在打猎的时候受过伤,他的记忆只有十秒钟。”

 

“对不起,可能是我反应太过了,给你添了麻烦。”Finch低头盯着车门把手上的一个黑点,朝Reese低低地开口。

“不,Harold,今天你做得很棒,辛苦了。”

“谢谢你对我这么好,Mr. Reese。”Finch握着Reese的手指晃了两下,转向其他人,“我想我该去休息一下,晚安。”

“晚安。”

“Mr. Reese,”Finch站在门口的台阶上,“我不想下次…看不到你,所以你还能再到这里来吗?我们或许可以聊聊…百合花?我很喜欢百合花。”

“谢谢你的提醒,Harold,晚安。”

“如果你还有兴致,可以过来喝一杯。”老Finch提议。

冷冷的海风带着咸味吹过来,波浪哗哗地响,唱着什么不成调子的歌。

“你接下来怎么打算的?”

“我要去海外考察,研究海象的水中行为。”

“要去多久?”

“大概一年。”

“你一定不会喜欢现在这样的日子。”

“这种日子也许并不坏。”Reese把空了的玻璃酒瓶搁在栈道的木头上,“晚安。”

坐回车里的时候,Reese看到那本沉甸甸的皮封面的大册子正安静地躺在副驾驶座上,犹豫了片刻,捧起来塞进了自己的包里。

 

隔了一天的早晨,Finch从早餐店开车回到自家庭院的时候,迎面撞上了一大束百合花。

“早上好,请问是Harold Finch吗?”

“早上好,我是,请问有什么事吗?”

“有人请我把这些花带给你。”Reese捧了一大束新鲜的百合花,遮住了自己的半张脸,“还有一件礼物。”

“能告诉我是谁吗?”

“对不起,他拜托我一定要保密。”

“Harry,看,你似乎有个秘密的仰慕者呢,”老Finch转过身压低了声音,“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我只是想换一种方法而已,如果不管用也没关系,一到明天就相当于什么都没有发生。”

“Harry,那个礼物是什么?”

“一盒录影带。”

“关于什么的?”

“我想过会儿我们就会知道了。对了,生日快乐,爸爸。”Finch进屋端端正正地坐在了沙发里。

 

“早上好,Harold,一切都会没事的,今年你错过了一些事,你不记得这些,是因为牛只引发了车祸。”耐心的解说和画面依次在屏幕上闪现,摄像头打开了。

“我是John Reese,我们在你车祸后一年,在这家早餐店认识。”

“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每天都不一样,但基本情况是这样的,Harold。”

镜头对准了坐在Reese对面几乎没什么表情的Shaw:“这是我的同事Shaw,现在由她来扮演你——Shaw,我会用肋眼牛排补偿你的。”

Shaw干巴巴地应了一句:“对你的脑袋的遭遇我表示很抱歉。”

“我喜欢你建的松饼小屋。”

“真的吗?很高兴你能喜欢,请坐在这里。”

“谢谢,我很乐意——对了,我叫John。”

“我是Harold。”两只手握在了一起。

“要不要闻我的手指?”

“鱼的味道,好耶。”Shaw看上去神游天外,大概是在惦记那份上好的牛排。

“Harold,我在水族馆工作。”

“我喜欢水族馆。”

Reese把镜头对准了自己:“我知道你会希望这些都是我编的,当然我也希望是这样,但好消息是,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

“有时候人生的确很不公平,但我们还有你。”

“如果你怀疑拍这段录像的人,呃,他还挺不错的。”Shaw在旁边补了一句,这时镜头里忽然出现一只纤长的手,搭上Shaw的肩膀,连拖带拽把她拉走了。

“我们随时愿意跟你谈,并回答你的任何问题。你是最棒的,Harold。”

 

“这我看过多少次了?”电视屏幕暗下去,Finch抽动了一下眼角,怔怔地开口。

“这是第一次。”

“那头牛怎么样了?”

“和你一样,它每天都会忘记自己是头牛。”

Finch僵硬地牵了牵嘴唇,踏上木头栈道,靠在柱子上不知望着什么地方,不算小的海风把他规整的衣服下摆吹起一个小小的角。

“他在那儿站了快半个小时了,和情况比我想象的好得多。”Reese低头安慰自己,朝栈道慢慢走过去,“以后可以每天都这样一次,我可不会介意。”

“Harold?”Reese小心翼翼地在Finch肩膀上搭上一只手,他的肩膀一点一点地沉下去,像一座正在融化的冰山,最后轻轻地倚在了Reese的臂弯里。

那双蓝得透明又难以捉摸的眼睛认真地看进Reese的瞳孔,看见自己清晰的倒影,像在研究一首古老的诗。

 

“Mr. Reese,你看,被撞坏的树干已经愈合了。”

“是啊,你也会的。”Reese靠得更近了一些,鼻尖磨蹭着Finch的鬓角。

“我们还从来没有在下午约会过。”Reese手掌抚过粗糙开裂的树皮,才意识到周围异样的寂静,“Harold,你在想什么?”

夕阳的光线给一切都染上一层暖色,熟悉的酒窝又绽开在Finch的脸颊上。他的手始终被裹在Reese掌心,抽出来反扣住了Reese的手指。

“Mr. Reese,如果我在车祸前一天认识你就好了。”

-----------------------------------------------------TBC


评论(12)

热度(42)

  1. 夏山怒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