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Melting <05>

最近发现我的心理越来越坚强了_(:з」∠)_觉得那个盛传的POI的ending也、、、挺好的?【滚】我已经可以做到名无表情地吃下刀子再消化掉然后再自己卖萌了_(:з」∠)_

萌神POI人物出没酱油预警 你们猜是什么动物/哪个人2333

嘿喂狗

-------------------------------------------------------------------------------

05、

生活忽然安定下来,有时也会挺不习惯的。作为一只以往整天为了生存烦恼担忧的北极熊,Reese对这样天天吃鱼、发呆、打盹、看风景的日子感到不太适应,安逸的日子会让自己变得更懒,大概。

噢,让Reese感到不习惯的还有一件事:适应了山洞里的温度,再加上空间相对宽敞,Finch不再把他当被窝和床了,而是睡在了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里。每天睡觉的时候,Reese躺在一块凸出来的岩石旁边,对着天井干瞪眼,给能看到的少得可怜的星星起名字编故事,天天在脑袋里演着戏。

Reese很希望把Finch抱在怀里睡,但看见他在熟睡中微微扬起的嘴角,担心吵醒了他,只得悄悄地走到旁边紧挨着他安静地坐下来,倚在石壁上浅浅地打一会儿盹。

“Mr. Reese,你累吗?真的不需要我替你守夜一会儿吗?”Finch每次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Reese瞪大眼睛坐着发呆。

“不,我只是无聊睡不着而已,时间多了也是浪费。”Reese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四肢,“你说奇不奇怪,奔波劳碌的日子觉得辛苦,现在我又开始对安定的生活觉得不习惯了。”

“Mr. Reese,我认为可以出去散散心,我们已经两天没有出去过了。”

眼前的大地被一条巨大的裂缝劈开,Finch忧心忡忡地往前走了一步:“Mr. Reese,你说这条裂缝还会变大吗?”

“当然,变成两个大陆也说不定。”

 

“Mr. Reese,你听洞里有什么声音?”

Reese趴在洞口观望了好一会儿,Finch却抢先一步跑进洞里。

“Mr. Reese!Mr. Reese!”Finch抱着一团和他体积几乎相当的。毛茸茸的白色东西跑出来:“Mr. Reese!这里有一头小海豹!”Finch怀里的东西扭动了一下,发出呜呜的闷哼。

Reese走上前想仔细地观察一番,Finch忽然带着警惕后退了两步。

“放心,Finch,我怎么会想吃了它呢,我都多少年不吃海豹了,何况它那么可爱。”

Finch这才小心翼翼地把海豹幼崽递过去Reese用鼻子拱了拱它雪白的绒毛:“哪里来的?”

“我到山洞里的时候他就在水潭旁边了。”

“看来是迷路了从水潭游上来的。”Reese推测,“看来说不定下次这个水潭里会游上来什么东西呢。”

“Mr. Reese,你说我们该把它放哪儿?”

“你该不会想养着它吧……”

“不然怎么办,把它放回去的话再迷路呢?还有万一路上被谁吃了呢?”Finch滔滔不绝地念叨起来。

海豹幼崽响亮地“嗷呜”了一声,Finch随即抓过一条鱼,“它大概是饿了。

 

山洞的无聊生活多了一个成员,显得热闹起来,除了往日的吃鱼发呆看风景,海豹断断续续的叫唤声虽然总能引起一阵轻微的抱怨,Reese和Finch依然一前一后跑过去,不亦乐乎。

“Finch,既然它是我们家的人了,应该给它起个名字。”

“Mr. Reese,我认为目前更应该关心的是它又饿了。”

“好吧,”Reese叼来一条鱼:“谁让我是它奶爸呢。”

“等等,你说谁是奶爸?”Finch怀里的海豹瞪圆了乌溜溜的眼睛响亮地嗷了一声。

“好吧,名字的事你来定。”Reese及时闭上了嘴巴。

“Leila。”

“你怎么知道是女孩子的?”

“我希望她是。”

小海豹在地上欢快地打着滚,又“嗷”了一声,似乎在表示满意。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有事可做的感觉也还算充实。Reese、Finch和Leila就像古怪又和谐的一家人。

Finch每天在睡觉的时候都紧挨着Leila,两只圆滚滚的动物挨在一起,远看像一个巨大的雪球。当Finch去搜罗小鱼小虾的时候,Reese把Leila搂在怀里絮絮叨叨自言自语,虽然海豹幼崽只是瞪着圆溜溜、亮晶晶的眼睛,什么都听不懂,Reese仍然把Leila毫无规律的呜呜的叫唤视作回应,自顾自编起了对话。

Reese忽然觉得有点讽刺,不知道是上天的惩罚还是考验,他竟然在照顾自己从前的食物——要知道,北极熊可能是连自家人都不怎么照顾的。

也许是年纪太小就流落到了离家很远的地方,Leila没有丝毫的戒备,大多数时候咧着嘴玩得很开心,似乎把Reese当成了自己的亲人,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

“Mr. Reese,我觉得Leila是想要吃奶了。”不知从那一天开始,Leila开始在每天固定的时候嗷嗷地交换,怎么哄也不管用,Finch沉思了很久。

“毕竟是哺乳动物。”Reese摊了摊手,“虽然我也是,但显然我并没有。”

“我是鸟。”Finch面无表情,语气干巴巴的。

 

“看来她需要一个真正的母亲。”Finch用翅膀尖拂过Leila的额头。

“我想是的。”这回轮到Reese陷入了沉默。

“Mr. Reese,我认为我们长期养着Leila并不是个明智的选择。”Finch思考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歪头,“我们教不了Leila什么,长大了她总要回到原来的海豹群里去的。”

Reese显得有些委屈,身躯庞大的北极熊一屁股坐在地上,垂头丧气:“反正我肯定不会带着他过日子的,极夜一过你就要走了,我不想当单亲爸爸。”

“我也不可能带着她走过大半个地球。”Finch沉默了片刻,用翅膀尖轻轻地给Leila顺毛。

Leila大大的眼睛里像有星星在闪,Reese满脸郁闷地把她抱过去:“明天我们就走,今天她得和我睡。”

“Mr. Reese,我们该把她送去哪里?”

“看品种是从南边过来的,我的老家附近。”Reese已经抱着Leila在一块石头旁边躺了下来,“早点睡吧,赶路会很累的。”

“Mr. Reese,这一趟来回要多久?”

“两个月吧,怎么了?”

“我本来是来这里看日出的。”

“北极圈附近也有日出可看,而且极夜结束得比这里早多了。”

“北极圈附近可不能算北极。”Finch皱了皱眉,“我们得快去快回,最好回到这里极夜还没有结束,可以在这里看第一次日出。”

随着时间的流逝,Reese本来觉得他刚刚开始有点了解眼前这个完全不同的生物,再次困惑起来。

噢,果然是一只有强迫症的企鹅——不轻的强迫症。

 

还真是命中注定要四处漂泊啊。Reese在心里感慨了一句,搂着Leila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背上有一团暖暖的温度悄悄贴了上来。

极夜的风还在愣愣地吹,几丝凉意从天井漏进来,Reese把怀里的海豹幼崽楼得更紧了一些。


评论(15)

热度(27)

  1. 绪阳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