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Melting <03>

这段时间一直生无可恋 解锁【难过的时候卖起萌来我自己都怕】的蜜汁技能233让我们愉快地吃糖 在一片刀子雨中互相取暖_(:з」∠)_

嘿喂狗

------------------------------------------------------------------------

03、

“Mr. Reese,北极熊平时只吃鱼吗?”Reese自告奋勇担当起了运输食物的主力,并且为了补偿在捕鱼中付出了更大努力的Finch,让他坐在了自己的背上,一遍一遍走过一样的风景总是有些无聊,Finch终于找到了话题。

“当然不,只是这里太过荒凉贫瘠了,大概除了你我,还有鱼,都没有什么太多其他活物吧。”Reese耸了耸肩。

“那北极熊还吃些什么呢?”

“我们偶尔会吃海豹,如果运气好的话,因为一只够我吃上三天了。”

“噢。”Finch感到有些不适,皱了皱眉,“听上去好血腥。”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Reese附和,“不过因为很少成群结队生活,日子对于我们每只北极熊来说都是很严峻的。”

Reese顿了顿:“在情况最严重的时候,我们甚至也吃北极熊。”

背上的企鹅似乎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浑身颤抖了一下,揪紧了Reese背上的毛:“Mr. …Mr. Reese,我想你应该不会……要吃我?”

Reese一时有些无语,他安抚地弓起了背:“怎么会呢,你看我们相处得还不赖。”

“那有可能是你一开始想吃我,然后看我比较…顺眼,所以改主意了。”

“我对第二句话表示赞同。”Reese的回答换来了Finch重重地拽了一下Reese的毛。

“Mr. Reese!你看,”Finch刚刚滑下Reese的背,便像发现了宝藏的孩子一样指着远处的天空雀跃起来。

见Finch专心致志地盯着夜空根本移不开步子,Reese蹭了蹭他的肩:“好吧,你先在这里一个人看着,我整理好鱼马上就来。”

等到按照Finch的习惯把鱼认认真真地码放好,Reese才有机会看一眼五光十色的远方,原来是极光。

莹莹的浅绿色光波像沸腾起来一样,在远处暗色的空气里翻滚,没有规则形状的边缘像一层神秘的轻纱在舞动。

Reese经过刚刚屋内的一番收拾有些疲倦,一屁股坐在了地上,Finch颠簸地跑过来拽他的爪子——其实也就是翅膀尖搭到了一点点Reese爪子前端而已。

“我说,Finch,为什么你见到极光那么兴奋,南极应该也有的。”

“那不一样。”Finch转了半圈面对着Reese,一本正经地纠正道,“现在我可是在北极。你看,可以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以前熟悉的景色,感觉是很棒的。这也是我旅行的原因之一。”

噢,一只文艺的企鹅。

“Mr. Reese,你为什么看上去一点都不高兴。”

“看得太多了,而且极夜是多么容易让人感到压抑啊。”Reese叹了口气,“何况这样的黑暗总是会提醒我一些其他的事情……唉,别提了。”

Finch倚着Reese的腿躺下来:“Mr.Reese,你应该高兴一点,多看看风景。”于是伸开了翅膀晃动起来。

Finch掐了一把Reese腿上的毛:“或者活动一下,跟我来。”

零碎的星光把雪地映得亮晶晶的,飘渺的极光还在夜空里滚动,一切都像童话一样梦幻。Finch自娱自乐地在雪地里转着圈,朝Reese挥挥翅膀尖。

Reese第一次看到Finch这样笑,更是他第一次看见一只欢呼雀跃的企鹅,他觉得有点恍惚,走到雪地里Finch的旁边,笨重地转起圈来,像什么都不懂的小时候一样。

Reese没去过南极,他猜那里应该是像童话一样的文艺的地方,带点温柔、天真和偏执,就像眼前的这只企鹅。

 

Finch作息的规律程度让Reese有些犯难,在极夜这种混沌的日子里,Reese原来的作息可以说完全是随心所欲,一睡就是好久,醒了便开始发呆、游荡,偶尔抓鱼,困了的时候便继续睡,如此循环往复。

从第二天晚上开始,Reese自愿成为了Finch的床铺、枕头和被子,极夜的Finch作息仍然严格地遵循着自己的习惯,就像在脑袋里装了一个闹钟一样准时,理所当然地,他的“被子”也需要那么守时。

在精神抖擞又百无聊赖的时候,Reese常常被Finch的一句“Mr. Reese,时间不早了,该睡觉了”喊进屋里,躺下来对着冰屋子的黑暗干瞪眼,有的时候他很想悄悄地把企鹅放下来,然后自己去门外散散心,但是一对上Finch熟睡的脸,他怎么也做不到。

大概规律的作息可以让自己活得更长一点。Reese这么安慰自己。

 

Reese打了个呵欠走出去,看见深浅不匀的天色,揉了揉眼睛又看了几眼,连忙转身进屋;“Finch,你先自己找点事做,暴风雪要来了,我去加固一下我们的房子,然后把门封起来。”

“Mr. Reese,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Finch站在一边看着Reese围着冰屋子忙前忙后。

Reese刚刚去岸边挖了一些结识的冰块,半喘着气:“或许你可以看看我们的房子周围有没有裂缝,再用雪堵严。”

“Mr. Reese,你难道不要再检查一下吗?我毕竟不是很了解你的屋子构造的道理。”

“不,我相信你会做到万无一失的。”

已经有凛冽的风裹挟着鹅毛大雪铺天盖地朝他们吹过来,忙了几个小时的两个人都有些累,Reese低下头摩挲着Finch发颤的翅膀尖,“我们进屋吧,要把门封起来了。”

Reese用刚刚挖回来的冰块把门堵得严严实实,屋内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他摸索着挪到了一个靠墙的地方,贴着墙根坐下来,一把捞起身边的企鹅放在自己腿上,随即清晰地感觉到通过皮毛传来的轻微的颤抖。

“Finch?怎么了?”

“没什么,Mr. Reese,就是有些…不太习惯而已。”

噢,这只企鹅还怕黑。

 

“Finch,你们企鹅通常是怎么度过暴风雪的呢?”Reese不松不紧地圈住了颤抖的企鹅。

“大家在一起抱成一团互相取暖,如果时间真的太长的话,就每人轮流讲一个故事。”

“那我也应该算一个,你不是一只孤独的企鹅。”

“我想是的。”

Reese一边想象着一群一模一样的企鹅抱成一团的情景,用下把蹭着Finch的头顶。

“Mr. Reese,那北极熊呢?”

“和这次差不多啊,加固房子然后躲起来,习惯就好,就是时间长了有些闷得慌。”

“为什么你们都是独来独往的呢……”

“大概我们北极熊并没有对彼此太过强烈的需要吧,更多的时候我们都在为了各自的生存奔波。”

“Mr. Reese,我不知道你还是个多愁善感的哲学家。”Finch在Reese的怀里滚了一圈。

“其实我也挺羡慕你们企鹅的,大家全都聚在一起。”Reese轻轻地补充,“北极熊的内心也渴望沟通的呀。”

Finch安慰地拍了拍Reese的膝盖。

“今天加固房子也累了,要不早些睡吧。”Reese打起了呵欠。

“Mr. Reese,其实该我羡慕你们北极熊才对。”

“嗯,怎么说?”

“大概因为自由吧,逃离群居的生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Finch往Reese的臂弯里缩了缩,“群居久了会存在感缺失的。”

“哦,Finch,看来在我们两个之间,你才是哲学家。”

 

风声渐渐小了下来,Reese把Finch放到背上,走到门口把冰凿开了一小块:“看来时间过得很快。”

“Mr. Reese,看来我们这样的相处模式也很愉快。”

Reese在暗中偷笑了一下,语气一转,调侃起来:“那你说,北极熊和企鹅有可能在一起吗?”

“或许吧,不过这个故事听上去有些冷。”

Finch在钻进来的寒风残余的威力中打了个激灵,在一片昏暗里用翅膀尖轻飘飘地戳了一下北极熊的屁股。

----------------------------------------------------TBC


评论(17)

热度(36)

  1. 绪阳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