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百粉点梗③】【POI·RF】Can't Take My Eyes off You

 @Twenty_One_1972 小天使的模特Reese/艺术生Finch梗 

很短、暧昧(可能其实连暧昧都没什么囧)为了剧情需要(其实也没有啥剧情啦囧)给了李四一个挂2333

没有任何专业性 全是胡言乱语┑( ̄Д  ̄)┍ 大写的苏和欧欧西【滚啦

渣文笔莫嫌弃哟w

-----------------------------------------------------------

新来的那个高个模特喜欢侧头往窗外看,那时候光线正好打在他的颧骨上,看过去就是一片锋利中带着些许温柔的剪影,如果恰好坐得近一些,可以看到他微微眯起的眼睛和长得过分的睫毛。不过Finch觉得,他最好看的时候,既不是睁开眼睛盯着某处,也不是闭上眼睛任由睫毛在下眼睑上留下阴影,甚至不是他眯起眼睛看向外面。虽说从五官的轮廓到肩线,到打了发胶却不显刻意的发型,到他衣服的褶皱,到他修长的四肢,等等,都几乎无可挑剔。

他最好看的时候,应该是有人走到他旁边轻轻打了声招呼,因为是模特的关系,他不能贸然四处走动,于是他会慢慢转过头去,同样缓慢地眨一眨眼睛,睫毛先向下,接着向上,扫过眼前的一小团空气,像一片羽毛挠在心尖上,然后露出他暖暖的灰绿色的眼睛,那样的眼神,大概没有人看了不会心动吧——要不对面的人怎么都不自觉地红了耳朵。

让Finch感到懊恼的是,那一刻的微妙他怎么也描绘不好,他变成了画室里最后一个离开的人,坐在窗边的座位上发呆,把脑海里保存完好的画面放上许多遍。

Reese觉得离自己最近的那个窗口座位的人有些奇怪。即使只是来画室练习,他都穿得向参加晚宴一样正式,让人挑不出任何瑕疵,圆镜片衬得他冰蓝色的眼睛更多了几分透明,皮肤在阳光下显得有些苍白。在开始作画之前,他会全神贯注地盯着自己很久,然后埋头对付起他的画板,就再也不会抬头看一眼,从最前面只能看见他一小撮尖尖的,在阳光里呈现出浅棕色的头发。他把很多时间都花在了抿嘴沉思上面,脸上会流露出些许失望的意味。同时他也一直都是画室走得最晚的人,有的时候直到自己收拾了东西离开,透过走廊的窗户还可以看到他皱着眉头若有所思的表情。

“嘿。”一团阴影降落在了Finch的画板上,Finch被惊得抖了一下,铅笔滑出了手,在亲吻地面之前被一只大手捞了起来,“抱歉吓到你了。”

像看向阳光里的时候,一阵飘忽的树叶味道被吸进了鼻子里,或者是有人在耳边懒懒地打了个呵欠——不带怨言的那种,那个声音沙沙的、轻轻的,即使完全陌生,那股莫名的亲昵也完全不会让人产生不适,反而像一个漩涡,把对面的人都淹没进去。

“你好像遇到了一些问题。”大个子柔和的目光看着Finch紧张兮兮地把一叠纸收起来。

“呃,我很抱歉,我觉得你……有些…难画。”

“我可以看看吗?”

“或许下次等我画得再好一些,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

“那将是我的荣幸。”大个子友好地伸出手,“很高兴认识你,John Reese,叫我John就行。”

“很高兴认识你。”Finch谨慎地伸出一只手,“我是Harold Finch,你可以叫我Mr. Finch。”

Finch嗓音的音色有点冷,就像一根琴弦,轻颤着搅动了安静的空气。

 

Finch第四次扯下画纸揉成一团,打算丢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Finch,你不用这样的。”又是那只熟悉的手把纸团捞起来,细心地展开。

“Mr. Reese,你不是回去了吗?”又到了惯常的画室里除了Finch就再也没有人的时候,他一抬头发现Reese正端详着自己刚才揉皱的纸,一下子尴尬起来,“噢,Mr. Reese,我很抱歉……你还是看到了。”

“Finch,我能留着它吗?”

“什么?Mr. Reese,我想这……大概没什么价值。”Finch简直想把脑袋埋到画架底下去。

“别在意,Finch,我只是想…看看。”Reese仔细端详着Finch皱巴巴的画纸上有自己的一个模糊的侧脸,“我大概没有告诉过你,我学的其实和你们一样,我在这里顺便也可以观摩。”

Reese自顾自地把从Finch手里拯救下来的画纸仔细地叠好塞进包里,纸页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太过安静的画室里多了一个人,这让Finch多少有些不自在,他定了定神,把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空白的纸上。

“呃,Finch,还有一件事。”门刚刚被轻轻掩上,随即又被打开了一条缝,Reese探进半个脑袋,“由于我在这里是你们的模特,所以……在那之后你介意我和你共用这间画室吗?”

“当然不会,Mr. Reese。”

“谢谢你,Harold。”

也许只是为了表达谢意,才下意识地选了这个听上去没那么生疏的称呼,但这个称呼,配上Reese不自觉冒出来的仿佛被雾气和暖风融化了的声音,在Finch听来,渐渐渗出了一点没来由的亲昵,Reese朝他飞快地点了点头,眨了一下左眼,扯动了左侧的嘴角,Reese的睫毛再一次扫过他毫无防备的视线,Finch不由得盯着Reese温润的绿眼睛失神了好一会儿,等到门被再一次轻手轻脚地关上,他才想起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

噢上帝,但愿这个新来的伙伴不要太过健谈。

 

“下午好,Finch,我可以坐在这里吗?”Reese更像是在自言自语,因为说话的间隙他已经拉开Finch旁边的椅子坐了下来。

“Mr. Reese,能麻烦你坐在这里吗?”Finch指了指自己左前方的座位,“因为我需要一直…看着你。”Finch发现自己怎么也调整不好措辞,尴尬得结巴起来。

Reese不想以前的模特那样精致或者苍白,他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经常忘记喷上发胶,衣服的领口随意而潇洒,就这么大喇喇地坐着,似乎从来都不会故意拗出别扭的造型——但谁也说不清楚他摆出来的样子是不是有意的。

看来自己之前的判断被打破了,Finch暗自思忖——关于Reese最好看的时刻,在见过了他坐在画架后面微微沉下视线的全神贯注的样子之后。

“Finch,你知道画室的人最近都怎么了吗?”

“Mr. Reese,你是指……”

“我觉得最近他们都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Finch盯着手上一块沾了少许铅笔痕迹的皮肤发着愣:“我猜大概是因为你。”等到他终于蹭干净手上的铅笔印,Finch猛然反应过来自己刚才一不留心开了个不小的玩笑,因为他要抬起头的时候,Reese的阴影慢慢吞没了他的画纸,他在Reese的绿眼睛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Harold,那你呢?”不知是因为Reese的声音还是眼神,或者是这个亲昵的意味不着痕迹地变浓了一点点的称呼,Finch觉得自己的耳朵有些发热,像要烧起来一样,而从Reese嘴角的弧度可以判断,自己大概是脸红了。

从此,Finch成了每天都第一个赶到画室的人,他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被Reese带着温度的目光一路追到座位上,虽然说实话Finch并不讨厌这一点。

大家都开始收拾东西的时候,Finch照例倚在窗台边上发呆或者思索。七零八落的私下讨论的声音传过来,这个模特好像比以前更好看了一点——可激动坏了画室里的姑娘们。

“Mr. Reese,今天我要早一点回去,画室就交给你了。”Finch慢吞吞地收拾着东西,“还有,这个是给你的。”

Finch递过一个细细的纸卷,急匆匆走向门口,一边回过头结结巴巴地补充道:“拜托请把它看完,明天…明天再来告诉我。”然后迅速掩上了门。

Reese听着Finch说话特有的轻颤的最后一个尾音消散在门口的空气里,悄悄把纸卷展开了一个角,然后兀自抚着下巴笑了起来。

 

今天Reese没有留在画室里。

Finch打算走出画室活动一下手脚,正在犹豫着要不要给Reese留个门,迎面和宽阔的胸膛撞了个结实。

“抱歉……”Finch整了整自己的衣领,“Mr. Reese,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Reese拦住了Finch的去向:“Harold,你画过自画像吗?”

“没有,怎么了?”

“我带你去看一样东西。”Reese没有多说,一把抓过Finch的手把他拉出了门。

一路上,Reese不松不紧的拽着Finch的两根手指,在走廊里大步疾走,路过一扇又一扇透明的窗户,最后停在了一间窗帘紧闭的画室前面。

“现在,Mr. Finch,闭上眼睛,不可以偷看哦。”Reese把Finch领进了画室,只有一个不起眼的画架立在中央,上面蒙着一块空白的布,显得有些神秘。Reese煞有介事抬起一只手盖住了Finch的眼睛。Finch的眼皮被Reese略带粗糙的掌心磨得有些痒,他忍不住眨了眨眼睛,鼻息灌进了Reese的袖口。

“哗啦”一声,Reese扯掉了遮住画架的布,同时移开了紧贴Finch睫毛的手掌:“作为上次的回礼。”

那是自己每天提着箱子走在路上的侧面的样子,好像是有人定格了自己的,然后就把画架安在旁边一样,连地上的树影都显得那么真实,似乎画纸都可以透出温暖柔和的光线。

Finch有些难以置信地挑眉:“Mr. Reese,解释一下吗?”

“解释什么?我多带的画纸,离开你的画室之后的去向,还是……”Reese装模作样地揉着太阳穴,“我每天在路边看你,持续了多久?”

“Mr. Reese,谢谢你。”Finch为难起来,“这比我给你的好太多了……我想你其实可以不用在画室观摩了……另外我猜你还需要一点回报?”

“Harold,这可是你说的。”

“所以?”

理所当然地,Finch剩下的疑问被Reese的嘴唇堵了回去。

-----------------------------------------END

评论(1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