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百粉点梗①】【POI·RF】Let's Kiss

 @盾冬布兰登上校饺 姑娘一个灰常神奇的点梗:一个很长的吻戏_(:з」∠)_没错 简单粗暴 主题和内容只有一个:就是kiss而已┑( ̄Д  ̄)┍

又名“一次失败的椅咚及其后续”【啥

手速与画风的测试 挑战自我_(:з」∠)_凑和着看吧我也不知道这大概有多长23333 最后那里“换一边坐”的意思:看前面李四不是只亲了宅半边的脸哦~所以。。时间和地点设定在罗马假日后面李四和宅总一起回去的时候 宅总的私人灰机上【喂看314李四那个活泼可爱耍赖劲儿我才不信之前啥都没发生呢哼

话说回来 kiss真的是一件超级给人安全感的事情啊 祝你们在新的一年都可以亲到想亲的人XDD【这个人已经疯了

------------------------------------------------------------

“I’m sorry, Harold.”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的原因,飞机明明已经在云层上方平稳了好一会儿,Reese还是觉得耳膜有些胀鼓鼓地疼,他咽了咽口水,终于把一直举着的报纸放了下来——那份Finch上午从露天咖啡座带走的报纸。

Finch同样把脸埋在一本厚厚的初版狄更斯后面,他不敢去想别的东西,只是在脑子里一遍遍地回放着下午在逛美术馆的时候看到的每一幅画的每一个细节,还有总是走在他侧后方大半步距离之外的Reese,始终垂着头,视线聚焦在Finch西装的肩线上。

“Mr. Reese,我想这没有必要。”

Reese似乎早就预料到会这么快就被Finch切断了话头,为了缓解浓得化不开的尴尬,他拉开了自己一侧的遮光板,把西装袖子往下拽了拽,外面什么都看不见,毕竟已经很晚了。Finch完全可以等第二天一早再出发,可他像是要执意逃避什么东西一样,拨通了电话,连夜和Reese搭乘自己的私人飞机踏上了回去的旅途。

“Mr. Reese,西装有不合适的地方吗,是不是Gianni工作有什么不到位的?”

“当然不。”Reese欲盖弥彰,“我只是觉得现在我更应该把它完好地放起来——毕竟我原来的衣服还没有穿坏。”说完,Reese多此一举地提着专门放定制西装的皮手袋,消失在了空荡荡的机舱门后面。

Finch摘掉眼镜捏了捏鼻梁,挥手遣走了呆立在机舱里的空乘,微微闭上眼睛。

片刻之后,那个脏兮兮的、胡子没刮穿着黑夹克、凌乱的灰白头发很久没有喷过发胶,甚至显得有点邋遢的Reese又回来了。

 

还没有坐下来,Reese俯下身用下巴蹭了蹭Finch的头顶。

Finch被吓了一跳,双手抓了抓扶手,试图保持平静:“Mr. Reese?”

“I’m sorry, Harold.”

“Mr. Reese,请不要这样说。”

“Harold,你再这样说,会让我觉得我道歉一千次也没用的。”Finch面前的茶杯被罩进了一片阴影里,好像有一团厚重的积雨云朝自己飘过来,他耸了耸肩,配合这个无力的玩笑。Reese一把拉过Finch的手牢牢抓住,Finch清楚地感觉到对方传来的颤抖。恍神之间,Finch觉得自己的手指碰到了Reese的嘴唇。

“Mr. Reese……”Finch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Reese在对面轻轻吻着自己的指尖。Reese放开Finch的手,做了个保持安静的手势。

如果这样能让你没那么自责的话。Finch在脑子里给自己找了千百种台词。

Reese起身朝Finch走过去,一只手抚上Finch的椅背,在光洁的皮面上打了个滑,一时没有撑住,摇摇晃晃扑进了Finch宽大的座位剩余的空隙里,Finch躲闪不及,嘴唇直接蹭过了Reese的鼻梁。Finch几乎是弹了起来,往角落里缩了缩,看着Reese慢慢直起了身,却没有挪动位置。

Reese轻轻啄了啄Finch的鼻尖,把刚刚那个失误的吻还了回去,终于露出了一个许久不见的笑容:“I’m sorry, Harold。”见Finch没有过多的反应,Reese凑得更近了一些,嗅着他的鬓角和耳朵。Reese并没有碰到他,但Finch因为侧脸一团湿乎乎的热气不禁打了个激灵,侧脸的皮肤顺势擦过了Reese的嘴唇。

这次Reese在没有什么其他的动作,一只手搁在椅背上边缘的地方,一只手抓住了另一边的椅子扶手,微微侧过身体,蜻蜓点水一般,很轻地吻遍Finch这一侧脸上的每一寸皮肤,安抚他微微颤抖的眼睑和睫毛,高挺的鼻梁,温度渐渐暖起来的脸颊,烧红的耳根,沿着下颌偶写松弛的皮肤的褶皱,细细地描画起来。Reese用布满浅浅胡茬的下巴有意无意地蹭Finch的脸颊,满意地看着Finch的脸上渐渐蔓延出好看的粉红色,在机舱淡淡的灯光里显得有些朦胧。

“I got you, Harold.” Reese大多数时候还是会称呼他为“Finch”的,然而这一次,从上午在咖啡座开始,Reese一次也没有这么叫过他。心思缜密如Finch早就发现Reese的吻里除了歉意和安抚已经带上了太多别的意味,不动声色地抽出一只手想要推开他的胸膛,却在Reese发觉之前缩了回去。他把那只动弹不得的手平放在腿上,从椅子的凹陷里坐起来了一些。

见Finch不仅没有躲闪,反而迎着Reese在他座位圈起的空间凑上来了一些,Reese似乎像是征求同意一般吻了吻Finch的额头,其实他完全没必要这么做——Finch不会拒绝的。

Reese吸了口气,收回了按在座位扶手上的手,去捧Finch的脸,嘴唇蹭到他的嘴角的时候,断续零碎地吐着字:“Harold,我不会离开你了。”

因为这一句话,Finch小心翼翼控制了很久的情绪终于像海水涨潮时候沙滩上随意堆起的沙子,一点一点垮下去松散开来,Reese像慌了神的孩子一样重新去吻他发红的眼角:“拜托你,Harold,别这样。”

Finch觉得很庆幸,在这样的时候,以他和Mr.Reese的关系,完全不需要多说什么话,所有的情绪像潮水一样自然而然地汹涌袭来,要知道,演练过再多遍,“我爱你”说出来,都是要命的三个字,Finch心知肚明,他们谁都不用说出来,你救过我很多次了。”Finch咀嚼起了Reese刚才的喃喃自语。

 

等Finch把自己飘得很远的思绪拉回来的时候,Reese已经缠上了他的嘴唇,难得地耐心——以前Reese不是没吻过他。Reese的嘴唇有些轻微的干燥起皮,混杂着隐约的三倍浓缩还有威士忌残余的气味。大概过了挺久,Reese并没有要更进一步的意思,不知是不是还有紧张和尴尬的成分,觉得有些口渴的Finch想要去够面前的茶杯,Reese却抢先一步伸手拿走了杯子,挑了挑眉:“Harold,你是口渴了吧,很巧,我也是。”

Reese喝了一口茶,再次贴上了Finch的嘴唇,小心翼翼地撬开,把一半的绿茶送进他的口腔,剩下的一半自己咽了下去,接着退开了一点点,拇指拂过Finch的嘴角擦掉了剩余的绿茶,扶着他的脖颈再次吻上了他的嘴唇。

Reese没有多犹豫,直接含住了Finch的上唇不轻不重地吮吸起来,那一点点的声音又恰好被飘渺的音乐盖住。Finch已经完全放松下来,Reese顺势把舌头伸进他本来就微微开启的牙关,把他齿间残余的绿茶清香席卷一空,没费多少工夫就捉住了他躲闪的舌头。

Reese似乎并不是意在要卷走Finch口腔里的空气,他只是温柔地纠缠了一会儿Finch的舌头,然后碰了碰舌尖。略带粗糙的手磨蹭着Finch脖颈的皮肤,逐渐升高的温度通过手掌一路爬向心脏。

感觉到Finch开始喘气——现在可舍不得让好不容易卸下了防备的Finch有丝毫的不适,Reese逐渐终止了越来越深的舔吻,意犹未尽地扫过他的上颚,在退出Finch的口腔之前,咬了咬他的下嘴唇,向外扯了一扯。

 

Reese放心地看着Finch领带依旧一丝不苟,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没褪掉,不太明显地挑了挑嘴角:“我不介意你换一边坐,如果你觉得不满意的话,Harold。”

看了看窗外的一片漆黑,Reese起身伸长手臂把自己座位上的毯子扯了过来盖住了腿,陷在Finch座位的空隙里环住他的腰。

“Mr. Reese,你肩膀上的伤应该要换药了。” 

------------------------------------------END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