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My Mr. Browning<09>

成功地又拖了一章【喂

私心给阿宅来了一个简单的寻宝游戏XD 假设那个时候他们还不能真的光明正大地结婚 总之大概就是老李的花式表白最后模拟了一场求婚【我到底在说什么_(:з」∠)_

嘿喂狗

---------------------------------------------------------------------

09、

“Mr. Reese,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我就当你这是肯定的回答了,不过这不重要。”Reese递过来一支笔和一叠纸,语气没有太大的起伏,“我想你需要这个。”

“Mr. Reese,你是怎么知道……”

“Harold,你不用知道这些,”Reese在Finch后面一排坐下来,“每天早晨的散步和偶尔的闲聊,如果你一定要知道的话。”

“我是指这个。”Finch扬了扬手里的包裹。

“你在书稿里提到过它——发表出来之前的。”

Finch觉得“谢谢”是一句挺有距离感的话,一出口简直跟直接拒绝人没什么两样,便索性没有说话,低头对付起手里的纸笔。

“我很抱歉Mr. Reese,今天你找我来这里是有什么事吗?”Finch手里薄薄的一叠纸将近用完,才回过了神,“你瞧,我都忘记时间了。”

Finch回过头,发现Reese始终都聚精会神地盯着自己,似乎姿势都没有变过。

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力度减弱的阳光从门缝里钻进来,在地上画出一条模糊的光影,剩余的透过那些彩色的玻璃窗格,稀疏地散落在靠窗的长椅上,空气里满是灰尘和石像的气味,一丝阴冷随着时间慢慢渗了进来。

一件黑色的外套轻轻搭在了Finch肩上。

“Mr. Reese?”Finch愣愣地看着Reese站起来抽走了自己口袋里的花,他在脑海里把各种画面轮番演了一遍过后,被自己的想法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Harold,这是不是意味着你明白了?”

“呃,Mr. Reese,你知道的,我们不能……”

“Harold,我明白,所以这是只属于我们之间的。”Reese伸出食指压住了Finch的嘴唇,“Harold,听我说完。”

 

Reese吸了一口气:“Harold,我喜欢你。”

“我相信你能感觉到……从看见你的第一眼开始,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见鬼的魔汁,但这是真的。你知道,我对任何有着诗意灵魂的人充满敬意,但是我想我迷上你了,我喜欢你笔下的风景和故事,然而我迷上的是你,我说不清为什么……Harold,我喜欢你脑海里的世界,我喜欢你所有的样子,我觉得我已经离不开你了……我相信我们是契合的,我现在是你的私人医生,但我更希望一直和你在一起。”

“Mr. Reese。”Finch抿了抿嘴角。

“Harold,很抱歉我可能吓到你了,但请你听完这个问题。”

“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这段经历和记忆也只属于我们两个人,我要问你,”Reese抬起了眼睛,“你愿意和我一起度过余生吗?”

“Mr. Reese,你并没有吓到我。”Finch把欠了欠身的Reese拉了起来。

“Harold,请回答我,不管你的回答是什么。”

“如果我拒绝呢?”

“你可以带着这支玫瑰离开这里,我依然是你的医生。”

Finch沉吟了一阵,最终无法自抑地扬起嘴角,露出了酒窝,努力调整出了一个相对平静的语气:“如果我答应呢?”

“那我现在可以吻你了。”

 

在说话的功夫,Reese的嘴唇已经贴上了Finch还没收回去的酒窝,一只手探进他领口巾的褶皱里不着痕迹地扯松了一些。

Reese握着Finch的手搭在自己腰侧,细碎地挤出一句:“Harold,别站太久。”便揽着Finch的腰把他往长椅那头推了推,自己挤进多出来的那一点点空间里,拽着Finch坐在了长椅上。

Reese一只手伸进Finch的外套摩挲着他的衬衫,另一只手完全拿掉了他的领口巾,温热的掌心直接贴上Finch的脖子。Reese试探性地用自己的嘴唇碰了碰Finch的,在上面停留了好一阵,不料Finch抽出手直接拉住了Reese敞开的衣领,把他拉向自己。

噢上帝,Finch觉得自己太想念这个味道了。

得到回应的Reese先是顿了一顿,接着忍不住扬起了嘴角,把手伸到Finch背后,慢慢收紧了手臂。Finch动弹不得,进而失去了平衡,歪在了Reese的臂弯里。

I got you, Harold.

Finch偷偷睁开眼睛看Reese的脸,模糊的阳光打在他脸上,原来锋利的颧骨的阴影柔和起来,他长得过分的睫毛轻轻翕动着,好像下一秒就要扫过自己的脸。由于距离太近,Reese睁开眼睛的时候Finch仿佛要被那一股绿色的漩涡吸进去,Reese带着笑意又颤动了一下睫毛,闭上了眼睛。

Reese的舌头小心翼翼地探进Finch的口腔,舌头抵到了冰凉的牙齿,把期间若有若无的绿茶味道细细品过,才轻巧地撬开他本来就没有咬紧的牙关。Reese并没有着急去追逐Finch的舌头,而是贴着他的牙齿缓缓地扫过去。

Finch放松下来的手臂垂到了Reese的腿上,Reese扳着Finch的肩膀让他贴近了自己的胸膛,托着Finch的脖颈,舌头离开了他的牙齿,躲闪地稍稍碰了碰Finch的舌尖,最后才温和地纠缠起来。

Reese这一吻一点都不激烈,却显得安静、幽深、细碎,像是有一个世纪那么绵长,直到Finch起伏着胸膛开始微微喘气,Reese才放开了他,用自己的唇瓣擒住Finch的下唇,留恋地往外扯了一扯。

Finch身上还罩着Reese的外套,衣服从一边的肩膀滑了下来,Reese细心地整理好Finch的衣服,替他重新戴好了领口巾。

“你看,Harold,我并不是不会对付这个。”Reese的手指有意无意地略过Finch的侧脸。

“Mr. Reese,你不会觉得冷吗?”

“当然不,傍晚以后温度会下降的。”Reese伸出手把Finch从座位上拉了起来,“我不能让你着凉,我可是你的私人医生。”

“现在我们走吧,这里会变得阴冷的。”Reese自然而然地扣住了Finch的手。

 

太阳的光线变得更斜了,有些已经被房顶遮住,地面上的影子拖得很长,被石块切割得有些破碎,沿街店铺飘出各式各样的音乐和香气。

Finch始终有些懊恼,那些以往烂熟于心的典籍,脱口而出的戏剧、情诗里的告白,甚至下午在街上临时听到学来的赞美,现在他一句也想不起来,只能歪着头笑了笑,犹豫着朝Reese的肩膀靠过去一点。

一群归巢的鸟前前后后往教堂顶上的十字周围飞过去。

“看来还是有谁见证的,不是么?或许是上帝也不一定。”Reese揉了一把Finch后脑勺的头发。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