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肖根】The Way U Are<02>

今天上课的时候给了考试重点窝要开始复习啦~所以会更得慢一点_(:з」∠)_大概每隔一二三天的样子【扑街_(:з」∠)_

【大锤娶我(大雾)

写不出时尚圈bling bling的感觉我就继续傻白甜吧┑( ̄Д  ̄)┍【并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莫嫌弃_(:з」∠)_

-------------------------------------------

02、

刚刚抵达收拾完东西的时候恰好快要晚饭了,另外两个姑娘迫不及待抱成一团要走了最后一间标准间,把那间空荡荡的、甚至有些浪费的的大床房留给了Shaw——在市中心周边的住宿始终相当紧俏。

不过Shaw求之不得。

其实薯条炸鱼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令人不适——前提是淋上了足够多的辣酱。不过话说回来,甜点的确是不错,Shaw拍了拍怀里的一罐曲奇饼干。此时的天气也没有伦敦天气的平均水平那么糟糕,渐渐暗下去的天幕上还能看得见几缕云的痕迹,傍晚的风也算清爽——没有雾霾那股让人难受的潮湿霉味。

“噢拜托,不是吧。”第一天就撞见了这种事情,本来以为今天可以安心地游荡一会儿的。

任何城市最繁华的地方也总是有一条很少见光的幽暗巷子的。Shaw经过一个巷口的时候被一阵动静吸引了注意力,在离巷口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一个穿着高跟鞋的细瘦人影被两个男人堵在墙角。

“真可惜啊,不会有人来帮你了。”

另一个在一边添油加醋:“如果你敢喊一声,有你好看。”握紧了她的手腕,鞋尖威胁似的踩住了落在地上的一件风衣外套的袖子,来回碾了一阵。

“喂你们在干什么?”

“亲爱的,我建议你别管这事,不然……”

Shaw带着笑意挑了挑眉:“嘿,听说过第二轴人格障碍吗?”

“那有什么关系?”

“也就是说,等下狠狠揍你的时候,我什么感觉也不会有。”Shaw把嗓音猛然一沉,变得沙哑起来。

 

Shaw抬起右手手肘对着其中一人的下颌一记猛击,对方便扶着墙退出去好几步,朝地上啐了一口血。

在所有人都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Shaw紧接着飞起一脚,短靴的鞋跟正中另一个混混的膝盖,他应声倒下去抱着膝盖开始支支吾吾地呻吟。

这很短暂的周旋——其实也不能算周旋,足够那个Shaw还没来得及看清脸的细瘦人影从包里掏出了什么,对着下巴中招仍不罢休的那位的脖子按了下去。

“嗞嗞嗞——”短暂的电流过后,地上又多了一个躺倒的人。

“防身用的,你知道这里酒吧内外乱晃的醉鬼很多。”一个有些软糯但也算清亮的声音响起来“你想要一个吗?”

“不,我有拳脚足够了。”Shaw鄙夷地哼了一声,“难道你不应该把它放在自己口袋里?”

“另外,你的衣服暂时是没法穿了。”Shaw补充了一句,脱下了自己的外套。

“十分感谢。”忽然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捉住了Shaw的发尾,接着在她面前摊开掌心:“你的橡皮筋要掉了。”

“不过,既然我借了你的外套,你是不是能……”一只纤细的手拿着手机伸过来,“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Shaw没有多想接过手机按下一串号码递回去,接着手机屏幕的光看清了对面高了自己一小截的人深棕色的波浪卷发和映着巷子里昏黄灯光的大眼睛。

“等等,第二轴人格障碍——你刚刚说的,那是什么?”一只手不紧不慢地卷着发梢。

“我说不清楚,类似于没心没肺那种。”Shaw转身离开,“我想你大概不会有闲情逸致真想知道吧。”

 

“你可以叫我Root。^_^——Samantha Groves。”

“Sameen Shaw。叫我Shaw。”Shaw把曲奇罐子随手丢在了小茶几上。

 

“Miss Shaw,欢迎与我们合作,这段时间您将成为我们模特的个人化妆师。”一只指甲画得花里胡哨的手递过一张胸卡,“现在请允许我带你去和模特见面。”

Shaw没有抬头,再加上从头到脚一身简洁的黑色,嘈杂光鲜的化妆室里几乎没有人注意到她。

“你好。”Shaw感觉从稍高的地方两道目光落在了自己鼻尖上,抬眼就看到那只慵懒地卷着发尾的手。

“是……你?”

早晨八点的时候Shaw还带着些微的起床气,她烦躁地打了个哈欠,解开化妆腰包在桌上铺开,仰起头伸手去够Root的脸。

Root忽然伸出手把Shaw的肩膀按了按,自己微微曲着膝盖蹲下了一点。

“不聊聊么?”Root闭着眼睛扬起嘴角,“太无聊了。”

“什么?”

“第二轴人格障碍?”

Shaw发现自己都差点忘了自己提起过,环顾了一圈化妆间里其他人,嫌弃地皱起了眉。

“没关系,按你想的来。”Root始终顺从地垂着头,“不用和她们一样。”

“哗啦——”一声,Shaw把多余的化妆品一下子扫到旁边,只留了几样。

 

“Samantha Groves?请留一下。”设计师用笔敲了敲桌子,“不知能否麻烦你再穿一下这几套衣服?”

Root松松地挽着头发,一绺垂在侧脸,清爽的妆容在清一色的红唇烟熏妆里显得格外出挑。

 

一种说不出的不一样。

Shaw伸直了腿半躺在后台的扶手椅里百无聊赖地盯着屏幕,猛然看见Root对着镜头眨了眨眼睛。


评论

热度(41)

  1. JFM并没有太多脑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