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森林(番外03)I Do

内容如题 

今天真是多灾多难啊/(ㄒoㄒ)/~~ 码字的时候点了个否于是晚上全部重来一遍_(:з」∠)_刚刚刷了一篇那本slo淘来的哭成了狗/(ㄒoㄒ)/~~

零点之前贴上来_(:з」∠)_

明天这个就要真的fin啦~明天最后一个番外发完点梗也结束啦~详情见前面的点梗那个图文~

笔力不够写不来大场面于是始终在婆婆妈妈中徘徊┑( ̄Д  ̄)┍

3、I Do

“看来你得打理一下自己。”Reese起了个大早,认认真真地洗了个澡,毛巾挂在脖子里。

刚睡醒的Finch头发像刺猬一样往各个方向竖着,慢慢地穿上拖鞋挪动几步离开了床,花了几秒钟清醒过来,虽然还没有换上衣服,Reese已经从上到下都流露出些许光彩照人的味道。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Finch一晃一晃迅速抓起椅背上干净的背心把自己关进了浴室。

“我不想用发胶。”站在镜子前面,Finch一边伸手去够眼镜,一边小声嘟囔起来。

“Harold,看看你的头发。”Reese站在后面,从镜子里看着Finch,笑得一脸宠溺,修长的手指穿过Finch的头发,不时蹭到他的头皮,在一阵一阵时断时续的头皮的酥麻里Finch放弃了抵抗,任由Reese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Finch刚刚踏进衣帽间的时候,Reese抱着一身礼服和他擦肩而过,退出去轻轻掩上了门。

“Mr. Reese……”Finch一边去开摆放衬衫的那一层抽屉,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瞟着搭在衣架上的领结。

“Harold,你知道,我自己能搞定它的。”

“那……不来一起看看我的衣服?”

“Well,surprise me。”Reese忽然把门推开一条缝,在门缝里向Finch眨了眨眼:“不Harold,你知道的——我不能先看的,按照惯例。”

 

Reese一路轻快地吹着口哨把车停在花店门口,进去忙活了一阵,抱出了一束捧花,一边嘴里念叨着:“我可不相信那些家伙。”副驾驶座上多了一束精致的捧花。香槟玫瑰和蓝色妖姬束在一起,点缀着伸出几支薰衣草,空隙里还散落着零星的几朵白色风信子。

Reese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漫不经心地敲打着,稳稳地停在家门口,透过车窗望出去,然后煞有介事举起捧花挡住了自己的脸。

纯白的礼服把Finch的肤色衬托得白得透出了粉色,耳尖依然弥漫着一抹可疑的粉红。淡淡的花香味从车窗的缝隙里钻出去,Finch吸了吸鼻子,紧张得两只手握在一起不停地搓着。

“Harold,没什么好紧张的。”Reese关上了副驾驶座一侧的车门绕回来坐进车里,开始用他大提琴一样的嗓音施展起安抚人心的魅力。

Finch扯起一边的嘴角,无意识地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

“不,Harold,你不能舔嘴唇,你知道的,这……”Reese食指压上Finch的嘴唇,“你不能在我面前这样。”

“你也不能,Mr. Reese。”Finch挑眉。

“哦?是么。”Reese没有用疑问的语气,自言自语起来,忽然猛地侧过身用修长的手臂把Finch困在了副驾驶座上动弹不得。Reese的绿眼睛从几厘米的地方一眨不眨,一个劲儿地看进Finch海蓝的眼睛里,看得Finch的目光无处可躲,只好任凭自己陷进那一片绿色的漩涡里去。

Reese的鼻尖蹭过Finch高挺的鼻梁,温热潮湿的鼻息打在他的眼窝下面,嘴唇就要贴上他的。Reese的脸忽然退远了一寸,一只手仍然牢牢撑着副驾驶座的椅背,另一只手捏了捏Finch领口饱满的温莎结。

“看来你说得对。我现在可不能弄乱你的衣服。”

 

一路上都有暖暖的风从车窗吹进来,空气里远远地浮起一波又一波听不真切的钟声,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变成了五光十色的背景板,衬托着这辆车在宁静的愉悦里面穿梭。

Reese左手松松地打着方向盘,右手靠着Finch的腿捞起他微微打颤的手,五指滑进他的指间,和他的手指紧紧扣在一起,从后视镜里看他带着躲闪的窃喜的脸。

 

“Eyes on the road,John。”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