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森林27

上课最后一排旁边坐了一堆汉子 产糖的我有特殊的憋笑技巧【噗

啊喂明明什么都没发生为什么把一个细节拖辣么长!所以本来只是一段的被我拖成了一章2333

李四你又调皮了!(虐狗向)两个中老年人注意影响啊!┑( ̄Д  ̄)┍


27、

“你说什么!这是真的?!”Shaw终于发挥了女性的八卦天性,丢下勺子猛地拉住Finch的衣袖举到眼前,把Finch的左手翻来覆去看了个遍。

Fusco越过桌子推了几下Reese的肩膀:“真有你的啊,小子。”

Root的目光在Finch,Reese和Shaw之间转来转去,显得欲言又止。

Shaw和Fusco的叽叽喳喳让安静的乡村小屋炸开了锅。

Reese顺势揽过Finch的肩膀,轻轻地吻了他发红的耳尖。

众人扶额。Bear哼唧了一声趴回自己的窝里。

 

电影尚未开场,电影院天花板上的灯还没有灭,Reese捉过Finch的手,十指紧扣牢牢握住。即使灯光是昏黄的暗色,也能看到Finch的耳朵边上泛起一圈粉红,Reese按捺着自己,没有伸手去摘掉他的帽子,再揉乱他的头发。

Reese对电影内容当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在黑暗里全神贯注的摸索着Finch的手,用两根手指尖缓缓转动Finch手指上的戒指。

Finch的手不大,由于常年和摄影器材打交道,手掌和指尖有一层薄薄的茧,骨节有些突出,手上没有一点赘肉。Reese的指尖顺着Finch深深的掌纹一路往下,停在了手腕的地方,他慢条斯理地磨蹭着Finch手腕内侧突起的经脉和腕骨,冰凉的表带也沾上了Reese手掌的温度。

Finch有点心虚,飞快地摘掉礼帽扣在了两个人纠缠在一起的手上。

Reese被Finch的举动逗得忍不住笑起来,肩膀耸了一耸。

 

电影中场,Finch挣开了Reese的手,在座位上换了个姿势,活动着有些僵硬的筋骨。Reese伸长手臂稍一使劲,把Finch整个人都揽进了臂弯里,头枕在自己的肩上,俯下头吻了吻他的发旋。

“Mr. Reese……”Finch在Reese肩上小声抗议着,“这里是电影院。”

Reese在黑暗里勾了勾唇角,偏过头看Finch镜片后面的眼睛闪闪发光,在他耳边笑了笑,继续缓慢地吐着气:“那你说怎么办,Harold,都是因为你。”

电影高潮的配乐轰然响起的时候,Reese勾着Finch的脖子,手指背面从脸颊一路蹭到了脖颈,指腹紧贴着他皮肤上渐渐上升的温度,在领口和皮肤的角接触慢慢打着圈。

 

一踏进室外的空气,Finch看见Reese脸上挂着得逞的笑容,无奈地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企图让脸颊的温度下降一些——它们现在一定已经红透了。

Reese水汽一样的声音还在耳蜗里氤氲,像一颗一颗极细小的水雾打在心尖上,激起一圈圈几乎不可察觉的涟漪。Finch被凉风吹得一阵清醒,刚才那股微弱的电流从手指穿出去四散在空气里,指尖留下一点点残余的温度。

Reese一手端着咖啡,一手端着煎绿茶直直地伸到Finch面前,眼里混杂着狡黠的笑意和委屈。

“刚刚真是抱歉,我的错。”

Finch掀开杯盖吹了口气,一层水雾漫上镜片,Reese摘掉Finch的眼镜,口袋里掏出一块眼镜布擦了擦,又帮他小心翼翼地戴回去。

Finch忽然觉得今天天气格外地好。

 

“Mr. Reese,我认为刚才你在得寸进尺。”Finch故作一脸正经。

“Harold。”Reese用力地眨了眨眼睛,“我以为我们已经……再说,现在我们已经到家了呢。”

每当这样的时候,Finch的不动声色都像是一种微妙的妥协。

Finch耸着的肩膀一点一点塌下去,像一大块慢慢融化的冰山。


评论(8)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