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森林21

上一篇遭到了cp @是傲娇不是骄傲_ 的抗议_(:з」∠)_

这次本来好好的一个梗被我neng坏了就成了这鬼样┑( ̄Д  ̄)┍

以前B站一条弹幕“李四能光凭声音就让人缴械投降” 这次我们来实力测试一下老李的声波攻击力【大雾】让我们优雅 温柔 冷静地 石更【不】

然后就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写什么了┑( ̄Д  ̄)┍ 嘿喂狗


21、

“你可能需要一副上好的耳机。”Reese迈开长腿跨过地上Finch的箱子,双手压着他的肩膀,忽然凑到了Finch的耳边,“你要出去接近一个月呢,都不打算补偿我一下么,只有我打来的时候才用。”这里不能没有人留下来看着,Reese也不大想得出他一路跟去到底该怎么打发时间。

Finch丢出一个“你是在撒娇吗”的眼神:“Mr. Reese,你到底……”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Reese垂头给Finch耳后一个似有似无的吻。

 

Finch有些别扭地开着电脑的摄像头——当然这是Reese要求的,低头整理文件的时候,不时紧张兮兮地抬起头看一眼。

“Mr. Reese,你一直在看吗?”Finch觉得有点不自在。Reese分外清晰的脸始终一丝不苟地出现在屏幕角落的视频对话框里,Finch每次抬头的时候都看到他瞪大眼睛,似笑非笑、饶有兴趣地盯着自己。

“对啊。”Reese在自己的电脑前面一只手托着下巴,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桌面,似乎离摄像头更近了一点,狭长的灰绿色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Finch,几乎要烧穿屏幕的眼神直直地对着Finch的眼睛,要把他从里看到外,似乎他就在自己对面。Finch出神地看着那双好看得让他有点眩晕的眼睛,感觉自己就要陷进去。

“你知道么Harold,这太无聊了。”良久,Reese忽然坐直了身子,轻缓地抱怨起来,脸上却浮起一丝意味深长的微笑,“不如,我们换个玩法。”他的声音通过耳机直接溜进Finch的脑海里,像冬天房间里的暖气,又有点湿润,Finch鬼使神差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的暖气还是Reese暧昧隐晦的语调,他的脸有些发热,或许还可能悄悄爬上一层红晕。

还没等Finch反应过来,Reese掐掉了视频信号,Finch的电脑界面一下子变得单调起来——这也是Finch令人不解的众多习惯之一,身为摄影师,电脑桌面永远都是机械冰冷的系统自带,他有些不习惯忽然平静下来的屏幕。

语音通话的标志在屏幕上闪烁起来,手机在木质桌面上震动,在万籁俱寂的房间里弄出不小的动静,Finch被惊得哆嗦了一下。

“Mr. Reese,请别把手机带到浴室里,会坏的。”Finch听着Reese在那头似乎把一扇门打开又关上,带着隐约的回声。

Reese好像并没有听见:“Harold,我希望你带好了耳机,或者来点儿音乐。”Finch把听筒稍稍远离了自己,咀嚼着手机那头Reese带着回声的声音,在电脑屏幕上挑挑拣拣,德彪西、维瓦尔第、巴赫……Reese并不想让Finch感到太不自在,听到听筒里传来Finch平时最习惯的音乐,只是轻轻耸了耸肩。

对方开口的第一个问题便让Finch恍然大悟,Reese轻描淡写的声音像羽毛一样一下一下挠着Finch的耳膜,恰到好处的语气紧紧抓住了他那一点点隐藏的混杂着好奇和羞涩的心思,“不愿意拒绝那一点小小的乐趣”,这句话在Finch脑海里遥远地亮起来。

 

“现在告诉我,你穿着什么?”早就对Finch的穿衣习惯了如指掌的Reese显然在明知故问——Finch几乎从早上洗漱完开始一直到晚饭后的散步,都穿着一丝不苟的三件套,即使有花纹也是一点都不花哨,搭配严谨到没有任何让人指摘的余地。

“呃,你知道的。”Finch早就等于默认了Reese平时大多数的撩拨,但自持如他,开始只是拘谨地清了清嗓子。

“Relax,Harold,这只是……”

“Phone sex。”Finch抢先一步,简洁明了地吐出两个词,手指反复捻着耳机线,小心翼翼地陷入了沉默。

浴室的回声效果让Reese的笑听起来不那么真实:“看来你认同了,Mr. Finch,放心,我不会让你尴尬的。”

“Mr. Reese,你在干什么?”Finch听到那一头布料摩擦的声音。

“认真的吗,Harold?还是……”Reese似乎猛然把嘴唇贴近了听筒,温热的气息直接包裹着Finch的神经,半是认真地回敬道,“你也知道的。”

听筒里响起了外套和衬衫摩擦的声音,然后发出“噗”的一声轻响,落在了一张椅子里——以往都是Finch听着衣物的摩擦,翻动手里年代已久的初版书,偷眼瞟着毫无顾忌的Reese;现在Finch陷在扶手椅里屏息凝神,听着熟悉的声音跳过视觉的干扰直击鼓膜,混合着Reese不轻不重的呼吸声,从Finch的耳廓在皮肤上蔓延,Finch舒展了一下因为一天的奔波有些劳累的筋骨,脊背向后仰去。

“很好,看来你放松了。”Reese自言自语起来,好像是故意放慢了动作,“现在别出声。”

Reese一边慢条斯理地解着衬衫扣子,一边朝听筒吐着气:“现在轮到我了。”扣子从纽扣眼里一颗一颗脱离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清晰,像以前Reese的睫毛一样扫过Finch的皮肤,Finch被严谨的三件套锁在椅子里,觉得有些闷热,伸手要去松自己的领带。

“我告诉你别动了。”Reese好像看得见Finch一样,“现在轮到你的领带了。”

Finch脑子里再度浮现出往日Reese带着雾气的眼睛靠近自己,修长的手指灵巧地挑开衬衫顶上的扣子,扯松了自己的领带的场景,不由得咳了几声。

“知道我在想什么吗。”Reese根本没有用疑问的语气,拖长了语调,自顾自地说下去,Reese的气声一直是一个谜,Finch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谁的本音会有这样的诱惑力,而Reese的声音完全不像是出于故意,他的本音其实是清亮的,但有时气声会就这样冒出来,精致地像久经酝酿的艺术,却听上去那样自然而然。

“Mr. Reese……”Finch努力地克制着自己声音里的颤抖,他始终保留着理智的那一点点界限,“能不能别……”

那一幕幕带着轻微的汗味或者沐浴露气味,混杂着泡沫、水流和粘腻的湿漉漉的场景从Finch的脑海里蹦到眼前,夹杂着含糊不清地咕哝和喘息,又被Finch强行按回去——那些被Reese称之为对于一个轻度洁癖来说“简直是一个奇迹”的场景。

Finch对于Reese就这样罢休了感到有些难以置信,他松开了攥着手机的手,想要撑着扶手站起来抽一张纸擦掉手心里的汗。

果然,Reese好像是嘴唇忽然直接吻上了听筒:“你硬了,Mr. Finch。”他好像一直都不会放弃最后一点带着挑衅意味的调笑,似乎隔着听筒都能感觉到Reese愉悦而狡黠地上扬的嘴角。

Finch被激得猛地站起来提高了声音:“Mr.Reese!”

“我也是,如果这下你觉得好一点了的话。”Reese的声音轻轻地飘在Finch的脑海里,接着忽然陷入了短暂的沉寂。

“Mr. Reese?”

“Sorry,Harold,暂时失陪一下,我需要去处理一些……事情。”

“哐”一声脆响,Reese把手机搁在洗手台上。

 

接着Finch的耳机里传来抽动纸巾的摩擦声,然后是扭动水龙头的动静。

Finch若有所思地听着那头水喷头里坠落的声音,攥着手机,满脸通红地把自己关进了洗手间。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