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森林19

夫夫同居日常虐狗流水账 豆豆表示很受伤┑( ̄Д  ̄)┍

喂你们俩玩得可开心啊┑( ̄Д  ̄)┍

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得此男票夫复何求啊啊啊啊啊_(:з」∠)_

随后强行装逼(谁叫我是文科僧┑( ̄Д  ̄)┍) 但丁第一首十四行诗就是喊你爸301那集里面拔叔念的那一段ww

【啰嗦几句:明天第20节啦 然后窝这个星期六要考中级口译的口试啦 所以凑个整以后会停更几天啦~胡言乱语这么久过50粉也不容易 感谢大家支持~~考完试我会来继续更哒~帮我攒点人品呗 爱你们ww】


19、

最近Fusco时常感到有些郁闷。

本来郊外的早晨是格外让人愉快的,而那两个人的出现通常让Fusco感到这一天十分难捱,当然,周末午后、朋友二三、林间漫步、说说笑笑,是再惬意不过的事情。Fusco看着眼前的两个人,一人牵着Bear,空余的手和另一个人的手牢牢地缠在一起,虽然称不上你侬我侬,但是眼神交流之间快要满溢出来的比草莓奶油甜甜圈还要甜腻的气息,其杀伤力比前者大了一千倍。不过说到底,作为一个朋友,Fusco也就只是跟在旁边撇撇嘴,在心里无奈地自嘲几句。

虽然现在流行到处嚷嚷着羡慕嫉妒恨的话,但谁不希望亲眼看着自己的熟人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呢。

 

最近Reese养成了早起一段时间的习惯,洗漱的时候,他经常盯着架子上另一套摆放严谨的杯子和牙刷,满嘴泡沫地就笑了起来。洗漱完毕,他会蹑手蹑脚地推门回到房间里,俯下身在半梦半醒的Finch唇边印下一个薄荷味的亲吻,并在床头柜上留下大半杯温开水。

等到Finch打理停当,穿着三件套精神抖擞地出现,厨房已经飘出了煎蛋的香味——以往Reese除了每天去林子里转悠,变着法子自创食谱也算是爱好之一,现在他只是需要多做一份罢了。心情好的时候,Reese或许会在盘子边缘点缀一两片迷迭香的叶子,或者给Finch的那杯卡布奇诺做一个漂亮的拉花。

不过在有的时候咖啡会换成一杯放置到温度恰好接近室温的橙汁,用Reese的话来说是:“咖啡喝太多对胃不好。”

出门之前,Reese会给Finch扣上那顶礼帽,两个人交换一个咖啡味或是橙味的吻。这时候Reese的眼睛好看极了,像早晨溜进窗帘的第一缕阳光。

Reese收拾完了所有的东西才裹好大衣离开,打开街角那家不大的花店的门,他或许会倚在柜台后面思考着插画的搭配——他认为自己脑海里蹦出来的点子比书上、网上那些规规矩矩、具有强烈暗示意味的陈词滥调要好得多。偶尔他会去楼上书房里抽一本书,在一行一行读的同时,心情愉悦地嗅着纸页之间淡淡的香味,也是Finch身上众多让自己沉迷的气味的一部分。

门口铃声响起来的时候,Reese会抬起头,轻快地站起来,让出店面的大部分地方,供别人四处转悠、挑挑拣拣。

Reese身上因此带上了各种清新甜淡的花香,加上他身上本来的雪松香气,冬天里就像一股令人察觉不到的暖意,在他所到之处流淌。

所以这间不算亮眼的地方人气渐渐旺起来也是意料之中的事,闹市一隅的清静花店,英俊阳光、衬衣西装的微笑老板……这听上去梦幻得就像一个童话故事。

 

Finch的生活变得健康而有规律,准时上下班、傍晚散步、不再依靠药物入睡,工作室精神焕发和颜悦色,甚至有一次谢绝了Root递过来的一盒甜甜圈,一本正经地解释道:“多吃甜食对身体不好。”

Root只能会意地微笑了一下,掏出手机:“嘿,Sameen,今天我下班之后你想去哪里逛逛吗,我给你带甜甜圈。”

Finch发现,Reese有的时候说话越来越文绉绉的,只是他不知道,Reese坐在花店里一本一本地翻他的书,大多数晚上等到Finch沉沉入睡,Reese都会半个身子小心翼翼地越过他,凑过去拿起那边床头柜上的书,或者直接把书从Finch手中抽走。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Finch迷迷糊糊中隐约听见Reese温柔缱绻的声音钻进耳朵,像冬天围住自己的一床被子还有Reese的胳膊,比做梦还要美。

渐渐沉浸在书中的Reese把五彩斑斓的句子和脑海里Finch的影子揉和在一起,越发觉得Finch就像陈年的窖酒,散发着隐忍克制、韵味悠长的香气,混合着古典优雅的仪式感和小小的、让人不易察觉却轻易沉醉而不自知的诱惑。

 

每当Finch抱着一束花出现在工作室里,除了Root,同僚们带着艳羡的语气议论起这位以前不善交际的摄影师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而Finch似乎故意忽略了,而是径直走向自己的桌子,把花放在那个自己精心挑选的昂贵花瓶里。

似乎整个工作室都明亮了起来。

 

周末的时候,Finch会坐在二楼的书房里,安静地反动手里的书,偶尔走下来,凭借自己对画面的敏感就花店的布置提出这样那样的建议,然而总是以被Reese拉到后面有架子遮挡的柜台旁边,被Reese的手臂困住然后落下一个绵长但是并不激烈的吻告终。

Reese像变魔术一样,一只手从背后摸出一朵半开的娇艳欲滴的玫瑰,然后推开一步欣赏Finch微闭着眼睛嗅着那朵花的样子。

要是懂画画就好了。Reese不止一次地这么想。

 

“Mr. Reese,你在看什么书?”

Reese合上书站起来,慢慢向Finch靠过来。

“噢,你是对但丁感兴趣吗?”Finch瞟了一眼封面。

“我可不是什么huge nerd,事实上,一句而已。”Reese脸上再次露出孩子一般略带狡黠的笑容。

“Allegro mi sembrava Amor……”

 

起初Finch还在玩笑地想说Reese是不是只会这一句,但下一秒钟Reese雾气一样的声音轻轻哼着,把一行细碎的吻印在Finch的额头、太阳穴、脸颊、耳廓、笔尖,一直到脖颈,Reese甚至伸出舌头轻轻舔了舔Finch衬衫领口边缘的皮肤,最后用温热的舌尖撬开Finch毫无防备的嘴唇和牙齿。

Finch的毫无防备来得别有用心,他竟然觉得这一点很有必要,甚至很多时候都有些期待,那种温柔里偶尔夹杂着未知的、善意的、总是被默许的贪婪和渴求。


评论(4)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