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POI】【RF】森林07—万圣节特辑

昨天说好的万圣节主题今天补上 一个不是很成功的甜饼_(:з」∠)_

 @是傲娇不是骄傲_ cp想看的

字数有点炸。。。喂我为什么那么啰嗦明明就只是为了一段前面胡说八道了那么多【咳咳

原来我也有这么一天 甜饼如果不美味别怪我【摊手┑( ̄Д  ̄)┍

请不要停止爱我好吗_(:з」∠)_ 凑合着吃吧_(:з」∠)_



07、

“Mr. Reese,感谢你出席我的摄影展,希望你和Shaw女士能来参加这里的万圣节晚会。Harold Finch。”

Reese摩挲着邮差刚刚寄来的邀请函,黑卡纸、华丽的烫金文字,背面写着地址。这个年代,这样递送邀请函的人,真的不多了,看来Finch还真有几分老派贵族的风头。

一路上,Reese都在想象他会看到一个怎样的Finch,古堡里身世成谜的伯爵?有可能。

“Shaw,拜托你能不能有点表情,你这样看上去真的很可怕。”Reese一脸惊讶地看着《杀死比尔》的狂暴复仇新娘向自己走来,Shaw顶着一头金色的波浪中长假发,姜黄色的贴身运动衣,镶着黑色的边,甚至配了一把以假乱真的武士刀——配上Shaw无动于衷的冷漠表情,简直神似那一路复仇的暴力新娘。

Shaw依旧面无表情地瞟了Reese一眼,没好气地说:“我也是看电影的,好不好。”并且嘲笑了Reese的化装舞会式的面具很久:“不管你穿成什么样,走进去谁认不出你。”

Reese无奈地扶了扶自己精致复杂的镂空黑色面具

 

推开会场的门递出邀请函,Reese立刻感觉自己像来到了另外一个空间里。不算嘈杂的音乐听上去有些异样的风情,满屋子都是各种各样的天使、魔鬼、巫师、妖精、吸血鬼、一些奇异的神话中才会出现的动物,等等。Reese显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许多人停下了咀嚼或者谈话,看着他的方向。Reese借着面具的掩护四处环顾着,终于找到了墙边一个一晃一晃的背影,便在面具后面扬起嘴角走过去。

“Trick or treat?”等到眼前的人转过身来,Reese惊得忘记了说话。

小个子摄影师瞪着圆眼睛,穿着一件袖口、扣子旁边绣着精致繁复花纹的牛仔衬衣,围着旧式贵族的丝巾——胸前口袋里挂着一只古旧的怀表。

Reese“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晚上好,兔子先生。”

Finch丝毫不躲闪地端详着Reese白森森的尖利假牙,又扫视了一遍他看上去有些年代的青铜色单排扣皮衣,和里面吊儿郎当的布满划痕和破洞的T恤衫,不客气地回敬道:“你刚刚是变身了吗, Mr. werewolf?”从吧台上抓起一把甘米熊伸向Reese。

Reese看着Finch好像忽然想起了什么,缓缓摘下面具正要开口,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精心设计的软糯女声:“Harry,你好像忘记了这个。”

Root一袭纯黑色的抹胸纱裙,她的脖颈线条被衬得优雅修长,披着缀满羽毛的黑色披肩,撒上了闪闪发亮的金粉,加上网格面纱后面捉摸不透的微笑,涂成暗红色的嘴唇和一丝神秘暗黑的气息,和黑天鹅还真有几分相似。她一手端着一盘各式各样的甜点,一手举着的东西顿时让Finch觉得有些生无可恋。

一对兔耳。

Root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嫣然一笑,把兔耳轻轻安在了小个子摄影师头上,并用指尖戳了戳,向Reese眨眨眼睛,使了个眼色。Finch立刻窘得满脸通红。

Shaw看着黑天鹅托着甜点轻盈地向自己飘过来,复仇新娘的狂暴戾气已经弱了一半。

 

等Shaw和Root向吧台走过去,Root一路上有意无意地用食指卷着自己的一绺卷曲的发尾。Finch赶紧抬手想把那对让他窘迫无比的兔耳朵拿走,却被Reese一把捉住了手腕。

“这样挺好的,很适合你,兔子先生。”

Finch瞪大了眼睛抬头看着Reese狭长的原本是透明绿色的眼睛,狼人闪烁着金色光芒的竖瞳镶嵌在他雕塑一样锋利深邃的脸上,熟悉的目光看向Finch,不同的是,不知道是不是隐形眼镜的原因,目光里多了一点调笑的意味。

晚会纷乱的气氛让Finch有些晕乎乎的,他努力屏蔽着众人向他的兔耳投来的嬉笑的目光,向吧台走去,打算喝杯绿茶清醒一下。

Reese盯着Finch的背影和那对一颤一颤的兔耳朵,忽然觉得有点燥热。这只兔子真的是太可爱了。

“Mr. Reese?” Finch感觉到后背又轻又缓地爬上一只修长的手。

“现在我可不是什么Mr. Reese。”

“可是也没有像你这样的werewolf。”

“那倒是。恐怕不会有什么werewolf像我这么……”Reese好像是故意省去了最后一个词,飘渺的气声像被微风卷起的羽毛软软糯糯,钻进Finch的耳朵,让他似乎整个人都陷落在一团柔软的棉花里,刚刚喝掉一杯绿茶的Finch仍然觉得有点迷糊。从那么近的距离,Reese绝对可以清晰地看见Finch脸上一圈一圈泛起来的红晕,好像连带着那对毛茸茸的兔耳朵一起渐渐染上一团粉红色,轻轻抖动起来。

Finch再次失去了有所表情,呆呆地看着眼前不断放大的Reese的脸,最终伸出手推了推眼前狼人先生的胸膛,Finch的手掌隔着破洞T恤碰到了Reese带着温度的皮肤,愣愣的忘记了缩回去。

“Oh,我以为你同意了呢,上次……”Reese故作无辜地挠了挠头。

“Mr. Reese,这里……”其实话刚出口,Finch就有点后悔,他早该料到Reese会怎么回答。

“噢那就是说这里人太多了,不合适?”

 

Reese的掌心像是要烧起来,他拽着半推半就的Finch轻车熟路地快速穿过嘈杂的、形态神情各异的人群,推开通往宽阔阳台的门就走了出去。

在马上就要到十一月份的纽约,晚上的室外已经很有些冷了,所以阳台上并没有其他人。

“这里呢?”

……

“别犹豫了,不能在这儿待太久,你会着凉的,兔子先生。”

Reese的一只手已经绕到了Finch脑后,五指伸进他整齐而有些扎手的短发,指腹摩擦着他的发根,一路向上,停在了那对兔耳朵的耳根处,轻轻挠着Finch的头皮。不知过了多久,Reese手掌忽然稍稍加大了力度,把Finch整个拉向自己,Finch向前一个趔趄跌进了Reese的臂弯,两个人衣服相互摩擦的窸窣声湮没在阳台渐渐响起的风声里。

Reese用迷离的、不真切的目光直视着Finch比玛格丽特的颜色还要好看的眼睛,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他始终微张着的嘴唇和隐约可见的牙齿上。Reese右手托着Finch的后颈,居高临下地探向他。

在嘴唇触碰的瞬间Finch闭上了眼睛,眼睑连带着睫毛轻轻颤动起来。Reese的嘴唇像蜻蜓点水一样,很轻地触碰着Finch柔软的唇瓣,很长时间里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然而当他发掘Finch始终微张着嘴唇,牙齿也没有紧闭,也就是说,没有半点拒绝的意思,便也闭上了眼睛,小心翼翼地探进Finch的口腔。也许因为刚才一直微张着嘴唇,Finch的舌尖有些冷,他开始尝到Reese口舌尖残留的新鲜的卡布奇诺的味道。

Reese并没有长驱直入地直接去纠缠他躲闪的舌头,而是用自己的舌头仔细地探索Finch口腔内壁的每一个角落,不遗余力地品尝着那股清新寡淡的煎绿茶的味道,接着扫过Finch光滑冰凉的牙齿,在上面留下自己的温度。

当Finch觉得有些天旋地转,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软软地贴在Reese的胸口,这个吻也越过了无声的界限,两个人的耳边渐渐响起彼此的呼吸,而后是唇齿交错的声音,Reese伸出空余的左手,一把摘掉Finch胸前口袋里有些硌人的怀表,修长的手臂有力地环住了他的腰,隔着衣服摩擦着Finch侧腰的皮肤,越收越紧,像是要把小个子摄影师整个都揉进自己怀里。

Reese终于专心致志地纠缠起Finch毫无防备的舌头,有些让人脸红的、啧啧的水声被夜风吹散在空气里,不过当下两个人谁也顾不上去听。他不知满足的纠缠和吮吸Finch的舌头,在他口腔里缓慢温柔地搅动着,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煎绿茶的味道真不错。”

Reese半是邀请地把Finch的舌头带回自己口腔里,Finch猛地眨了一下眼睛。他引导着Finch的舌头在自己口腔里打转,继续从牙缝里哼出一句话:“来尝尝卡布奇诺的味道吧,兔子先生。”

没有经验的Finch当然是除了轻喘发不出任何声音,他只是模糊地感觉到对方的舌头回到了自己的口腔里,开始卷走剩余的空气,尽管可以说颇为留恋这样的感觉,有些不适应的Finch还是再次伸出手推了推Reese的胸口。

Reese意犹未尽地退出了Finch的口腔,看着对方慢慢呼出一口气,忽然伸出舌尖轻轻地舔了舔Finch的嘴唇。

“John!”Finch惊呼起来。

Reese对这个称呼似乎颇为满足,他露出像龙猫一样的大大的笑容,同时暗自庆幸自己戴的狼人假牙没有把对方弄疼。

“好了,我们在这里待得够久了,进去喝点什么吧,我可不想让你感冒了,兔子先生。”

 

Reese拉着Finch回到吧台:“喝点什么?煎绿茶?”接着向侍者打了个响指。

“不。”Finch忽然红着脸怯生生地看向Reese。

 

“一杯……一杯卡布奇诺。”


评论(9)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