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没有太多脑洞

RF绝症患者 POI五刷狗 自嗨小能手 糖厂模范员工

没有号码的时候特工和老板都在干什么【10】

听说集齐十个甜饼可以召唤神龙【不

当TM变得多愁善感2333  一枚乱七八糟的甜饼囧 不造为什么我老是写出文火熬粥的缓慢的feelo(╯□╰)o


【10、你的名字】

“Mr. Reese,我想你更愿意用这个名字。你可以叫我Mr. Finch。”

“记住你叫John Wiley,对冲基金经理。”

“记着你的名字叫John Anderson,詹森精算公司副总裁。”

……

“你叫什么名字?不,你没有名字,现在我来给你名字。”

他说过,他死后也不会带着真正的姓名进入坟墓。

“这家伙隐姓埋名了太久,估计他自己都忘了自己是谁了。”


“Mr. Reese,请问这是哪一家的甜甜圈?”Finch盯着面前一盒与平时明显不同的甜甜圈,刚刚凝固的巧克力浆点缀着晶亮的蓝莓酱,又撒上五彩缤纷的糖霜。糖霜的清甜,蓝莓的果香,巧克力的浓香,面包的麦香交融在一起,瞬间便把周围的空气渲染得又暖又甜。

“我家的。”刚刚咬了一口甜甜圈的Finch鼓着腮帮瞪大了眼睛,停下咀嚼的动作。

“Mr. Reese,看来你还可以是一个非常不错的甜点师。”严谨如同Finch是一定不会一边嚼东西一边说话的,等到咽下了第一口,小个子老板微微牵了牵嘴角。

当机器再次吐出一串和社保号码毫无关联的内容时,Finch立刻若有所思地看向一脸无辜的大个子员工。

“我可是什么都没做啊,Boss。”

对今天是什么日子一头雾水的两人只得跟着机器的指示准备离开。

“Harold,你这样怎么出去。”Reese看着吃掉一个甜甜圈意犹未尽的Finch转身抽了一张纸直接覆上了Finch的嘴唇,隔着一层纸巾,Reese的手指细细摩挲着Finch柔软的唇瓣,“我们走吧,看来今天你的机器也不是让我们出去拯救号码的。”

Reese一边向外走一边习惯性地在腰后塞了一把枪。大概除了Reese,Finch不会愿意离一个随身携带武器的人这么近了。


Reese和Finch站在煎绿茶摊面前,Reese一边在脑海里搜寻着这一天的特殊性,一边接过微烫的茶杯递过去。

然而耳机里响起的声音惊得Reese几乎把老板的茶杯掉在地上。

一个日期一家医院,那是他死里逃生带着满身的伤痛和期待回来找Jessica的日子。很多事情是没那么容易就忘记的,回忆像一场洪水汹涌而来,铺天盖地。

只记得那天,他被命运的灰色所吞没,双脚仿佛已经感觉不到地面的存在。他像一朵随时都会消散的暗色的云,踉踉跄跄地飘出去,撞上了一个坐在轮椅里声音发颤神情小心翼翼的戴眼镜的小个子男人,对方连着两句“Sorry”他或许根本没有听到。

Finch察觉到Reese身上渐渐散发出的阴沉的气氛,接过杯子关切地问:“Mr. Reese?机器跟你说了什么吗?你还好吗?”

Reese往Finch旁边靠了靠,喃喃自语起来:“看来真的是个纪念日啊。”

Finch在脑子里把日期往前推了几年,忽然明白过来,看着身边似笑非笑,想做什么又犹豫不决的Reese。

“Mr. Reese,你需要……”

“Harold,我没事的,我们继续走吧。”Reese顿了顿,终于还是伸出手臂揽住了Finch的肩膀。

Finch也没有把握该说什么,抬起一只手抚过搭在肩头的Reese的指尖,停留了一会儿算是表示安慰。

此后谁的耳机也没有响起过,Finch忍不住猜想,或许他的机器单纯只是给这个日子策划了一场散步——哦不,约会,算是一个了结。

更确切地,一个开始。

但Finch仍然在纳闷,他的机器好像变得越来越多愁善感了。


在纽约街头漫无目的地走了小半日,谁都没有说话,两个人只是互相扶持着对方,不快不慢地踱着。

“Harold,我好像开始有点喜欢你的机器了。”

小个子老板脸上浮现出带着热度的微笑,往大个子员工的肩窝靠了靠。


“Mr. Reese,我想这个应该属于你。”Finch从暗处的抽屉里抽出一沓档案——当年轮椅上的小个子盖上躺着的那一份,里面的东西可能比Reese自己所知道的还要多。

“不,不,Harold,我以前是谁已经不重要了。”Reese从Finch手中拿走档案丢在一边,“现在,你是Harold Finch,我是John Reese,这就足够了。”

Finch镜片后面的眼睛蓝得让人出神,他看着档案里意气风发的特种兵:“Mr.……Mr. Reese…….”

对,Reese,从你找到我那一天开始,我不再是别的什么人,是John Reese,永远都是。

小个子老板拘谨地在沙发上坐下来,瞟着角落里的档案。


“Harold,不要再看了。”

Reese从沙发的另一头挪过来,一手抵着沙发,一手搭在Finch的颈窝,清澈的眼睛里有湿润的淡淡的灰色,笑意快要从认真的凝视里满溢出来。他望进Finch海洋颜色的瞳孔,将一个吻青青印在Finch的唇角,像羽毛一样轻。

“这就算是这个纪念日的礼物吧。”



【诶十个甜饼就是辣么多啦 

接下来可能会写一篇(或者一组?)典狱长大人的肖像系列?纯粹个人向当练文笔用囧 因为我真心不会编故事自己下笔也很难有多污_(:з」∠)_

不造下个星期会不会忙_(:з」∠)_如果没有日更、、、不要打我_(:з」∠)_


评论(11)

热度(27)